第66章 不怕死尽管放马过来(1 / 2)

第66章不怕死尽管放马过来

“叶睿真不是我儿子,不过他是叶家的孩子,我不能让他流落在外。”

叶南弦再次解释了一遍。

沈蔓歌是懵的。

叶家不就是叶南弦一个孩子么?

他告诉自己叶睿不是他的儿子,却又说叶睿是叶家的孩子,难不成是他老子的儿子?他老子早就入土了,这解释也解释不通吧?

沈蔓歌冷笑一声说:“叶总,你真用不着和我解释,我又不是你的谁。”

“你!”

叶南弦一口气堵在了胸口,上不去下不来了。

这个女人是想要诚心气死他是不是?

“我和你说,叶睿是……”

叶南弦的话还没说完,他的电话突然响了。他不得不先停下来接电话。

沈蔓歌却没怎么在意。

不管叶南弦说什么,她都不会信的。这世界上没有谁比自己最在乎的女人怀了孩子更重要的了。

五年前谁都看的出来叶南弦对楚梦溪的在乎,况且他们还是初恋情人,要不是因为她在宴会上被人下了药,和叶南弦发生了关系被媒体捕捉到,可能他们八年前都在一起了不是吗?

想到这里,沈蔓歌苦涩的笑了笑,把脸转到了外面,却听到叶南弦说:“楚梦溪醒了?医生怎么说?”

电话应该是宋涛打过来的。

楚梦溪抢救了一晚上都没醒,叶南弦才离开一会就醒了,也真是会掐时间。

她总是明里暗里的和自己争夺叶南弦。

五年前她在乎,但是现在她一点都不在乎。

沈蔓歌打开车门想要跳下车,却被叶南弦一把抓住了胳膊。

“嗯,告诉她好好养着吧,我有时间回去看她的。”

叶南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

“你要上哪儿?”

叶南弦的眼神带着一丝怒气。

沈蔓歌觉得自己满无辜的,耸了耸肩说:“作为完美的情人,不该是你在和女朋友谈电话的时候自动避开吗?不该是女朋友需要你的时候不缠着你,好好地让你离开吗?你放心好了,怎么做好一个合格的情人,我懂得!”

这句话直接刺激到了叶南弦。

“你懂?看来你懂得还真不少。那你知不知道,作为一个完美的情人,还有一样需要你做好?”

“什么?”

沈蔓歌下意识的问了一句,下一刻就觉得自己的身子猛然被拉了进去,因为单腿站立不稳,整个人跌倒在座位上。与此同时,叶南弦关闭了车门,并且上了锁,下一刻,结实的胸膛已经靠了过来。

她迷糊的脑子瞬间想通了什么。

“叶南弦,这是在车上!”

“没关系,车上更有情趣不是吗?还是说你怕宋文棋看到?也对,宋文棋还没走呢。不过对于车震这事儿,我还是想尝试一下的,你不是懂怎么做一个完美的情人吗?难道顺从不知道?”

叶南弦是恨死了她此时的态度和贬低自己的口气。

明明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,明明有权利质问一切,明明她可以和以前一样吃醋在乎他的,可是为什么一切都变了?

难道人换了一张脸之后,连感情和性格都可以改变吗?

他可以忍受她不说实话,可以等着她慢慢的敞开心扉,可是他发现沈蔓歌越来越排斥自己。

叶南弦猛然吻住了沈蔓歌的唇。

沈蔓歌下意识的躲闪。

叶南弦的薄唇擦着她的脸颊而过。

这一下,叶南弦更怒了。

“不是说要做完美情人?我还以为你有经验呢,结果接个吻都不会?用不用我教你?”

这句话说得沈蔓歌怒气横生,猛然抬头,就看到叶南弦眼底的隐忍和猩红,他就好像是一头被踩住了尾巴的野兽,正在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愤怒。

她做了什么值得他这个样子?

沈蔓歌微微皱眉,想要推开他,却又临时改变了主意。

她猛然圈住了叶南弦的脖子,笑得有些妩媚,柔声说:“人家不喜欢在这里行不行?”

“你喜欢在哪儿?今天我陪你!”

叶南弦那个架势好像今天不上了她是怎么都不能平息的了。

回来之前沈蔓歌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不可能和叶南弦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,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,这么突然,她心理很是排斥,不过为了沈梓安,为了沈落落,她还是决定妥协。

她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,和叶南弦也不是第一次上床,大不了就当被狗咬了,只要能够达成她的目的,这幅身子给他又如何?

想通这一点,沈蔓歌低声说:“去酒店吧。”

她的眼神带着一丝认命的飘忽和怨气,不过口气却很平淡,平淡到好像说今天早晨吃什么一样的自然,可恰恰是因为这样的态度,却让叶南弦更加堵得难受。

“我给你反悔的机会,沈蔓歌,你知道我要听的是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