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7章 她又吃不了我(1 / 1)

“怎么回事?你喊什么呢?”叶老太太连忙出来,却拦不住叶南弦。沈蔓歌一把抓住了他说:“这件事儿还得问问梓安,你别冤枉了孩子。”“我冤枉他?别人做不出这种事儿,只有沈梓安可以!”叶南弦气的火冒三丈的。这个臭小子简直不给他找事就难受。沈梓安刚把无人机收回来,就听到叶南弦在外面扯着嗓子喊自己,他脖子一缩,有点郁闷了。霍家那个老太婆不会真的那么小心眼,这么早就告状了吧?“哥哥,怎么办?爹地好像很生气的样子。”沈落落很少看到叶南弦发这么大的脾气。沈梓安其实也害怕,不过却笑着说:“没事儿,你别出去,我自己一个人做的事儿我自己一个人认着就是了。”“那哥哥会挨打么?”沈落落眨巴着大眼睛,一脸的担忧。“不会!老叶不会打我的,放心吧。”沈梓安其实心里挺没底的,但是看到沈落落担忧的样子,不由得开始安慰她。“要不我去和爹地求个请把,我就说是我做的,爹地很疼我的,不会惩罚我的。”沈落落这个时候还真的让沈梓安十分感动,也不枉他疼她一场。“不用,我是男孩子,男孩子做错事哪有让女孩子出头的道理?放心好了,我会处理好的!”沈梓安说完,就把沈落落关在了房间里,自己走了出来。沈蔓歌还在拉扯着叶南弦,叶老太太也尽可能的让叶南弦脾气收敛一点,见到沈梓安出来的时候,叶南弦直接把手机扔给了沈梓安。“是不是你干的?”沈梓安看到霍家客厅满地狼藉的照片,瘪了瘪嘴吧说:“那么大的人了,还会打小报告。果然是为老不尊。”“你还有理了?”叶南弦见沈梓安一副不认错的样子,仿佛霍家找上门是多么不理智的做法似的,气的叶南弦真想揍他。沈梓安却梗着脖子说:“她欺负妈咪,惹妈咪不开心了,我就是要教训教训她怎么了?那个老太婆很过分的,就算是妈咪走了,她还在霍少面前说妈咪的坏话。这样的人我不教训她,我枉为人子!”沈蔓歌顿时就愣住了。她是知道沈梓安的本事的,只是没想到自己的这点破事居然连累着孩子也跟着生气上火了。“梓安,这是我们大人之间的事情,你不该插手的。”“我不管,反正谁要是欺负妈咪了,我就和谁过不去。她大不了把我抓进警局好了。”沈梓安这么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真真的把叶南弦给气笑了。“抓进警局?你以为警局是我们家开的呢?你是叶家的少爷!你被抓进警局,以后的履历还要不要了?你不是将来长大了要去当兵么?我告诉你,如果你进局子了,别说当兵了,你连考军校的资格都没有!”叶南弦这么一说,沈梓安有些不安了。他扭着自己的衣摆,一副不安却又倔强的样子,看的沈蔓歌十分心疼。“好了,孩子也是为了我,说到底是我不好,我把自己的情绪带到了家里。连累了孩子。今天这事儿,我去霍家请罪,霍家要打要骂我都认了,只要不追究梓安的责任,什么都好说。”沈蔓歌的话让沈梓安多少有些不安。“妈咪,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?”“梓安为了妈咪着想,妈咪很高兴,也很开心,但是有些时候有些做法要理智一些。像你这样,利用无人机到人家家里去搞破坏的,真的不是一个号的做法。你现在年纪还小,对方可能没办法治你得罪,但是你年纪大一大,你这样的行为是触犯法律的。知道吗?”沈蔓歌看到沈梓安多少有些害怕,却又不得不把这些到底说给他听。孩子太小了,只是为了给她出气,但是如果对方死咬着这一块不放,他也没有办法,终究孩子做错事,还得大人去解决的。“妈咪,对不起,我去!我一人做事一人当,是我做的,我去认错。她要打要罚我都认了!”“你认个屁!”叶南弦直接爆了粗口。叶老太太微微的摇了摇头,扯着叶南弦的袖口说:“怎么说话呢?”叶南弦知道沈梓安一向自视过高,特别是自己有点天才的手段,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。平时别的事儿也就算了,如果现在还不加以阻止和引导,恐怕这孩子将来真的能够闯出大祸来。“去!去那边给我站军姿去。我和你妈咪不回来,你就不许动。别以为我不在家你就可以偷懒,好好想想你今天这事儿错在哪里。”叶南弦指着客厅的一角说道。沈蔓歌多少有些心疼,不过她也知道,现在不是心疼孩子的时候,叶南弦要教育孩子,她不能插手。况且今天这事儿沈梓安真的做的有些过分了。叶老太太有些心疼了。“这么小的孩子站什么军姿?依我看,让他写个检讨就好了。”“妈,惯子如杀子,你不会真的想要一个持宠而娇的孙子吧?”叶南弦这话说得叶老太太顿时说不出话来了。沈梓安看了看叶南弦严肃的脸,默默地走到一旁站起了军姿。“爹地,这件事儿我也有份的,是我和哥哥一起的,你连我一起罚吧。”沈落落见沈梓安被叶南弦惩罚了,连忙跑了出来,哭着拽住了叶南弦的裤脚。“爹地,哥哥不是有意的。他就是为了妈咪出气,他没错。”叶南弦看着沈落落哭的梨花带泪的脸,叹息了一声说:“落落乖,别闹了,和奶奶去一边玩去。”“我不要!爹地最疼我了对不对?爹地不要惩罚哥哥了,哥哥知道错了。”沈落落现在尽可能的发挥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个性,只希望叶南弦能够收回成命。叶南弦却冷着一张脸说:“落落,做错了事情就得承担责任。你哥哥这件事儿做错了,他就得受罚。好了,你别说了,去找奶奶去。”说着,他把沈落落报给了叶老太太。沈落落还是第一次被叶南弦驳了面子,自然有些受不了。“爹地是个大坏蛋!我再也不要喜欢爹地了!哼!”她一转身就跑了出去。沈蔓歌轻叹一声,对一旁的叶老太太说:“妈,恐怕我和南弦要离开一会。”“没事儿,去解决了吧,孩子犯错,大人总要解决的。我们等你们回来吃饭。”叶老太太没说什么,反倒是十分和善。叶南弦看了看沈梓安,什么话也没说的带着沈蔓歌转身离开了叶家老宅。来到霍家的时候,沈蔓歌多少有些停顿。“不如你留在车里,这件事儿我来解决。”叶南弦知道沈蔓歌不想面对霍家,不由得开了口。“不用,迟早要面对的,霍老太太把短信发给我,就是想让我来解决这件事情。我不进去说不定她又要说什么了,既然来了,那就进去吧,迟早要面对的。”“你管她说什么,大不了都撕破脸了,我看她还真的能把我儿子送进警局不成?我们叶家还没这么弱。”叶南弦虽然在家里教训沈梓安,不过出来倒是个护犊子的。沈蔓歌笑着说:“如果让梓安看到你这个样子,恐怕以后更无法无天了。”“那是绝对不能让他看到的,不过这不是在你面前么,没事儿。”叶南弦握住了沈蔓歌的手。她的手依然很凉,没多少温度。要不是为了拿到解毒剂,沈蔓歌现在的身体也不会这样,可惜霍老太太认准了这件事儿是萧爱故意说给她听的,不是沈蔓歌所为。作为自己最亲的人,这样对待自己,叶南弦知道沈蔓歌心理不好受,如果能够避免他们见面,叶南弦是绝对会这么做的,只可惜有那么个臭小子,把一切都打乱了。沈蔓歌自然知道叶南弦是担心自己的,不过有了他的支持,沈蔓歌还是有了很大的信心。“放心吧,她又吃不了我。”见她这么说,叶南弦也只能点头,两个人下了车,外面已经有人通报了霍老太太。霍老太太刚洗完澡,脸上的油漆好不容易才洗掉了,搓的她皮肤生疼生疼的,简直就像掉了一层皮似的。如今听到沈蔓歌和叶南弦来了,她就气不打一处来。“去,找个名目把霍少留在外面,别让他回来。今天说什么,我都要好好教训一下沈蔓歌这个臭丫头!”霍老太太气势汹汹的说着。周围的人连忙去照办了。沈蔓歌再次踏进霍家客厅的时候,没有了以往的情感,只是看着仿佛历经了劫难一样的客厅,心理不由的感叹。沈梓安这个臭小子的破坏力到底有多强?居然把好好地一个客厅弄成了这个样子!叶南弦也有些自豪的说:“这臭小子还挺知道战术的,你看,他是从左边开始的,以中间位圆心,四处扩散的喷射的。这样的话,喷射的范围比较广,如果在战场上,确实能够杀敌无数的。”“你还乐。好像你儿子这么做你多么骄傲似的。”听到叶南弦这么说,沈蔓歌不由得有些好笑。霍老太太正好从里面出来,听到沈蔓歌夫妇说这话的时候,气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。“怎么?教育处这么个孩子,你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?”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body></htm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