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0章 你赢了(1 / 1)

“老太太,不要!”听到熟悉的声音,沈蔓歌顿时抬起了头,就看到杨帆从外面走了进来。“你敢阻止我?还是你真的把她当成主子了?”叶老太太的脸色很不好看。杨帆连忙恭敬的说:“不是的,老太太,她如果脸上有伤,万一被别人拍到发给了叶总,你可就说不清了。”叶老太太的眉头微皱了一下,这才放下了手。“也是,我既然答应了霍老太太放你自由,自然会做到。将她带到地下室去,没有我的允许,任何人不去前去探望,不许给她吃喝。如果霍老太太不舍得死,我就让她这条命抵了南方的命!”听到叶老太太这么说,手下人立马执行。沈蔓歌看着杨帆,笑的有些悲凉。“你也是她的人?所以你被催眠也是假的?”“不是假的。”杨帆看到沈蔓歌现在这样的狼狈,突然难受的不得了。可是他不能,也做不了什么。现在叶南弦不在,叶老太太就是这里的天。叶南弦临走之前留下来的人都被叶老太太给控制了,他一个人能做什么呢?叶老太太就喜欢看沈蔓歌痛苦的样子。她笑着说:“杨帆被催眠确实不是假的,我让人给他催眠,要他杀了你,可惜他没成功。是你把他带回来的不是吗?宋涛还招人给他做检查,可惜啊,那个催眠师的技术很高超,根本就没人能解。要不是我,杨帆现在早就废了。所以他怎么可能听你的?他原本就是我的人!是我从小在战地把他带回来养大的。”听到这一切,看到这一切,沈蔓歌还能说什么呢。她只是笑着,笑着眼泪都出来了。她真的是个废物!杨帆的心一揪一揪的疼着,却低声说:“老太太,还是找个医生给她看看吧,万一她伤口感染了……”“怎么?你在担心她?别告诉我你看上她了。”叶老太太看着杨帆,眼神有些犀利。杨帆连忙低下头说道:“没有。”“其实你看上她也不是不可以。等霍老太太真的还了叶家这条命,我把她送给你又如何?只是你得保证从此以后不能让她出现在南弦面前,你如果能够答应,我倒是可以留她一条命。”沈蔓歌的脸色顿时就变了。“呸!你把我当什么?想送给谁就送给谁?叶老太太,你就不怕缺德事做多了,老天爷会给你报应吗?”“报应?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,我害怕什么。对了,让人去地下室安装上闭路电视,让她在地下室亲眼看着霍老太太怎么死的。”“你混蛋!”沈蔓歌还想着去踹叶老太太,可是人已经被呆下去了。杨帆看着沈蔓歌这个样子,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。原先被催眠,他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,当他得知自己差点杀了沈蔓歌的时候,心里内疚的不得了。他知道自己对沈蔓歌动了不该有的感情,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。他最不想做的就是伤害沈蔓歌,如今他神志清醒,却依然还是伤害了她。杨帆紧紧地咬住了牙关。叶老太太看着他,冷冷的说:“还真的喜欢上那个女人了?”“没有。”杨帆打死也不能承认。叶老太太的手段他是知道的,万一真的承认了,沈蔓歌的名节可算是真毁了。“真的?”“真的?!”“好,那就去霍家,看着霍老太太偿命!”叶老太太这一招倒是狠。如果杨帆没有喜欢上沈蔓歌,他这么做倒也没什么,但是如果他喜欢上了沈蔓歌,亲手催着霍老太太上路,光着一条也足以让他和沈蔓歌没有任何可能了。杨帆心里苦笑着,终究自己和沈蔓歌是没有缘分的,即便想静静的守候在他的身边都不可以。“是!”杨帆领了命令,转身就走。“跟着他,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想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对我忠诚。”叶老太太对一旁的另一个人说道。“是,老太太。”紧跟着一条人影跟了出去。杨帆察觉到对方之后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快速的朝着霍家走去,只不过在路上他偷偷地给叶南弦发了一条短信。“沈蔓歌有难,速回。”发完短信之后,杨帆就把短信给删除了,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了霍家。可惜他不知道的是,叶南弦的手机关机了,目前正在跟踪设计图和授权合同的事情,他换了其他的手机再用。沈蔓歌被关进地下室之后,身体上的疼痛让她整个人快要晕过去了,而身上湿衣服更是让她冻得瑟瑟发抖。她感觉自己真的快撑不住了。就在这个时候,地下室的闭路电视上被突然接入了信号,霍老太太的脸顿时出现在沈蔓歌的面前。霍老太太好像特意收拾了一番,整个人看起来很精神。她笑着对媒体说道:“我们霍家两代人为国捐躯,得到了很高的赞赏,更是让霍家成为被人歌颂的存在。今天我谢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霍家的肯定和关照,我这个老婆子活到这个份上也算是值了,拖了大家的福了。”“可能大家很疑惑,我今天向媒体说这些做什么,我其实也不愿意和媒体说太多,但是没办法,我们霍家出现了不孝子。大家都知道,霍家四子,除了霍震霆受伤退役,其他的儿子都战死沙场了。如今我却得知我的三儿子霍振轩还活着,不但活着,还做了人神共愤的事儿。他五年前暗害了叶家的二公子叶南方。如今逝者已矣,他却躲在国外逍遥快活。这是我们霍家的耻辱!”“我霍老太太今天当着媒体的面宣布,霍家将霍振轩从霍家除名,从此以后,霍家的任何荣辱得失,和霍振轩一点关系都没有。另外,对叶家造成的伤害,我深表歉意。虽然说霍振轩被逐出霍家,但是儿子毕竟是我生的。孩子犯了错,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不能不管。”“今天,我当着所有海城人民的面,向叶家道歉,我也愿意用我老婆子这条命来偿还。大家也不用劝我,不用找我,我现在在32楼的天台上。我只希望我的子孙能够在我死了之后过得好一点,不用再受霍振轩那个不孝子的影响,快乐的过自己的人生就好。我的话说完了,我最亲爱的孙女,奶奶走了。不要哭,坚强的活下去,记住奶奶的话,奶奶会在天上保佑你的。”说完,霍老太太纵身一跳,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坠落。“不!”沈蔓歌的心猛然疼了起来。她趴在电视上,不断地怕打着,眼泪迷失了双眼。“不要!不要这样!”可是眼前的只是电视,她什么也做不了。下面的媒体炸开了。救护车,警车的声音接踵而至。所有的人都嘈杂起来。沈蔓歌一屁股坐在地上,看着电视里那个血肉模糊的身体,想着自己从知道身世的那一天,和霍老太太的点点滴滴,一时间坚持不住,终于晕了过去。叶老太太看到这里,终于满意的笑了。“好,很好!霍家欠叶家的算是清了。”手下人有些战战兢兢的问道:“老太太,那大少奶奶……”“关她一天,不许给她饭吃,不许给她水喝,明天一早安排她离开海城。把这个东西给她灌进去。”叶老太太拿出一包粉末递给了手下。“这是什么?”“哑药。”叶老太太冷冷的说道:“她的胳膊经过这一折腾,估计是废了,一个右手废了的人也没什么太大的威胁了。但是为了以防她出去以后胡言乱语,对叶家不利,还是让她永远失声的好。”手下人哆嗦了一下。“怎么?下不去手?”叶老太太的眸子一瞪,手下连忙摇头。“不!我这就去办。”“去吧。”叶老太太闭上了眼睛,终于舒坦了。南方的仇报了,沈蔓歌也即将要离开叶家了,到时候自己给叶南弦再找个门当户对的,叶家只会越来越好的。梓安没有了母亲和妹妹,自然由她抚养,要把孙子福养成什么样子,完全由她说了算。她感觉自己的人生圆满了。手下人带着哑药进了地下室。他看着沈蔓歌,想起沈蔓歌平时对他们这些人的关照,一时间有些不忍心。“大少奶奶,你醒一醒。”他把沈蔓歌给推醒了。沈蔓歌现在已经完全麻木了,只有麻木了才不会感觉到疼,可是心里依然难受的厉害。“她又想做什么?”手下人看着沈蔓歌,把哑药拿了出来,低声说:“老太太让我喂你吃下这个。”“这是什么?”“哑药。”手下据实已告。沈蔓歌看了看监控,冷笑着说:“怕我出去胡说八道是吗?”“是!大少奶奶,请别为难我。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,我也是逼不得已,你别怪我。”手下人的话让沈蔓歌有些想笑。她终究还是扬起了笑容,对着摄像头说道:“叶老太太,你赢了。我和叶南弦之间横着两条人命,真的没办法再在一起了。你终于可以以后不用面对我了。”叶老太太看着监控得意的笑了。她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到的。沈蔓歌看着眼前的药粉,心如死水。没有了爱情,失去了亲人,甚至也弄丢了儿子,她的人生过得一塌糊涂,失败透顶。能不能说话又有什么关系?这么想着,沈蔓歌直接拿起了药粉倒进了嘴里,那滋味呛得她连声咳嗽起来。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body></htm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