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62章 借个浴室洗个澡(1 / 1)

“叶太太是什么意思?”黄飞看叶南弦的脸色不太对劲,连忙问道,生怕沈蔓歌反悔。叶南弦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我老婆的意思是说我们不缺钱,小诗投了多少,我们再加一倍的钱。”这话直接把小诗气的脸都绿了,可是沈蔓歌却优雅的笑了。黄飞自然是高兴地,他负责的就是旅游这一块,连忙说道:“哎呀,叶太太简直太豪爽了。”“我要她从这里滚出旅游业的圈子,多少钱我都出。”沈蔓歌打着手势,叶南弦翻译者。小诗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阴沉沉的盯着沈蔓歌,一字一句的说:“沈蔓歌,你别太过分,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你做的这么绝,就不怕有个什么意外吗?”“你觉得我老婆有个什么意外,你会幸免么?小诗,你最好祈祷我老婆平平安安的,不然的话,就不是让你滚出云南这么简单了。”叶南弦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。小诗冷哼一声,气呼呼的摔门走了。黄飞见大家闹成这样,不由打着圆场说道:“叶总,叶太太,你们看,人多力量大,况且小诗来这边投资,确实对我们这边做出贡献了,我们现在撤了她的资金,有点不太地道。那个大家都认识,都是朋友,别和钱过不去是不是?各退一步,就按照叶太太原先说的办,我觉得就挺好的。”“你觉得?可是我老婆不高兴啊。”叶南弦笑了笑,云淡风轻的说?:“也是,和你们这些小虾米说这么多也没用,我还是直接给你们局长打电话吧。我记得你们局长是张恒是吧?”黄飞听到叶南弦准确的说出了旅游局局长的名字,不由得楞了一下,然后快速的陪着笑脸说:“叶总,这事儿我们还是回去商量一下吧,你看行吗?”“好!”叶南弦倒也爽快。其他人连忙招呼服务员上菜,叶南弦却阻止了。“不用了,我带着我太太出去走走。”叶南弦说完,就带着沈蔓歌离开了。其他人见主角都走了,也就相继离开了。沈蔓歌和叶南弦出来之后,她觉得心里舒服多了,能够看到小诗那气急败坏的嘴脸,还真的爽。叶南弦见她神清气爽的,笑着说:“开心了?”“嗯,你说如果小诗真的退出去了,是不是你真的会让我投资?”沈蔓歌快速的打着手势问道。“那是当然。”叶南弦宠溺的态度让沈蔓歌微微一愣,随即别过脸去。“又怎么了?你知道的,我不在乎钱,只要你高兴,花点钱算什么。”沈蔓歌点了点头。两个人随意的走在路上,看着不远处好像是一个集市的样子,沈蔓歌顿时来了兴趣。叶南弦见她这样,没等沈蔓歌说什么,就带着沈蔓歌走了过去。这里是一个玉石市场,里面很多的小玩意,翡翠比较多,但是成色和水头参差不齐。叶南弦自然是看不上这些劣质品的。“你要是喜欢,我带你去好的玉石市场看看去。”“不用,这里有这里的乐趣。”沈蔓歌笑了笑,随意的逛了起来。她每个摊位都看看,然后和摊主交流一下,虽然有些困难,不过却特别高兴。叶南弦看着她的脸在夕阳下绽放笑容的样子,突然间觉得心里满满的。两个人逛了一会,沈蔓歌依然兴趣不减。叶南弦低声说:“不如那点钱投资这里,你每天都可以看到这些玉石。”“才不要,我喜欢这样逛。”沈蔓歌笑着说着。两个人找了一个凉亭坐下。叶南弦看到沈蔓歌满头大汗的样子,柔声说道:“你坐在这里休息一会,我去给你买点水果和水。”“好!”沈蔓歌点了点头。叶南弦离开之后,沈蔓歌看着不远处的一对祖孙在逗弄着玩耍,那样子真的特别温馨。她突然觉得,夕阳西下之后,这种温馨的画面很暖人,如果可以,她也希望自己将来老了可以这个样子。就在这时,凉亭里进来一男一女,瞬间坐在了沈蔓歌身边的位置上。“哎呀,累死了。”女人娇滴滴的说着。沈蔓歌没说什么,但是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下位置。就在这时,男人直接走到了沈蔓歌的面前,说道:“你,一边坐着去。”沈蔓歌楞了一下,她左右看了看,凉亭里就她自己,这个男人说的人也就是说她了。这个时候,女的也开口了。“喂,你是聋子吗?让你起开你听不到呀?看不到我们是两个人吗?”沈蔓歌顿了一下,心里特别不舒服。如果他们好声好气的说话,可能她真的会让开,毕竟情侣之间都喜欢做在一起的,她又不是没有年轻过。可是这两个人一点礼貌都没有,而且还特别的嚣张跋扈,这样就有点让人不想成全他们了。沈蔓歌看了他们一眼,假装没看见,没听到,彻底的吧自己瞎子聋子的戏码给演全了。“特么的,让你让开你听不到是吧?”男人见沈蔓歌看了他们一眼没反应,反而转过头继续看风景去了,连忙伸出胳膊朝着沈蔓歌的脸就扇了过去。沈蔓歌早有防备,在男人的胳膊闪过来的那一瞬间,她的眸子猛地一眯,身子也快速的动作,直接一脚踢在了男人的肚子上。一般的人被沈蔓歌这一觉题中,一般都会倒地,缓一会才能适应过来,可是这个男人却只是后退了几步,然后就站定了,猛然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折叠刀,骂骂咧咧的说:“真特么的,还是个小辣椒,老子今天就送你上路。”说话间,他的刀子已经来到了沈蔓歌的面前。沈蔓歌的心猛地一沉,弓着身子后退了两步,却听到后面也传来了拳风。她意识到,女人也出手了。这一男一女都是练家子!在这里,练家子哪里有那么好找?而且那么巧,就偏偏在她一个人的时候出现争夺座位?沈蔓歌的脑子快速的转动着,手里的动作也不敢含糊。险险的躲过了男人的刀子,却躲不过女人的拳脚。沈蔓歌索性也不防御了,在女人的腿踢到自己肚子上的时候,沈蔓歌直接就势抓住了她的脚脖子往前一拉,女人瞬间一个劈叉坐在了地上。“啊!”女人这一下有些用力过猛,顿时喊叫出声。男人一看,再次朝着沈蔓歌过来了。沈蔓歌的眸子猛地一沉,快速的找准男人的关节位置,用尽全力攻击过去。男人没想到沈蔓歌的身手这么好,一不留神就被沈蔓歌给踢得胳膊脱臼了。沈蔓歌看着两个人有些惊恐的眼神,冷冷的打着手势说:“回去告诉你们身后的人,有什么招放马过来吧。”两个人也不知道看没看懂,爬起来撒丫子就跑。叶南弦回来的时候,沈蔓歌依然坐在那里,看着不远处的祖孙玩乐,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。、“给,你最爱吃的芒果。“叶南弦把自己买的水果递给了沈蔓歌。沈蔓歌温柔一笑,结果芒果吃了起来,对刚才的事情只字不提。叶南弦敏感的察觉到空气中好像飘散着一种淡淡的烟草味,以及一种浓郁的香水味。刚才有人来过了?他有些诧异,看了一眼沈蔓歌,见沈蔓歌吃的香甜,也就没问什么,不过却留了一个心。沈蔓歌吃完之后,叶南弦怕她饿了,带着她去不远处的地方吃了点东西,然后两个人回到了酒店。叶南弦看着沈蔓歌要进房间的时候,突然拦住了她。“干嘛?”沈蔓歌打着手势问道。叶南弦有些耍赖的说:“今晚我想和你睡。”他的眼神一眨一眨的,带着祈求,像极了叶梓安的样子。沈蔓歌猛地推开了他的脑袋,打着手势说:“别装萌,你以为你是梓安么?”“不一样么?你就把我当成梓安就好了。人家需要安慰,需要温暖,需要你!”叶南弦这一句人家听得沈蔓歌鸡皮疙瘩都出来了。这次出来,叶南弦的各种技能简直刷新了她的三观,她甚至有些怀疑,以前她真的了解叶南弦么?“好不好嘛!”叶南弦摇晃着沈蔓歌的胳膊,沈蔓歌一阵恶寒,连忙推开了叶南弦。“你好好说话!”“那你到底答应不答应?”叶南弦十分委屈。两个人是合法夫妻,现在想要睡到一张床上去,怎么就那么困难呢?沈蔓歌的脸有些微红,咳嗽了一声说:“你睡套房的客厅,哪里有沙发,不许进我卧室。”说完,她猛地打开门走了进去。“不是吧?沙发很难睡的!”叶南弦抱怨着,却还是跟了进来。叶南弦打了一个“你爱睡不睡”的手势,然后就进了卧室。她丝毫不去管叶南弦怎么样。叶南弦无奈的耸了耸肩,看着旁边的沙发,找来一些咖啡泡了一杯咖啡之后才敲响了沈蔓歌的房间。“老婆,借个浴室洗个澡。”沈蔓歌的眉头微微皱起。叶南弦绝对是故意的。她如果把卧室的们打开了,叶南弦还会离开吗?不过不打开的话,他一直在外面喊也不是办法。沈蔓歌打开门,快速的打着手势说:“你赶紧的。”“知道了,怎么着我也得冲一冲啊。”叶南弦说着就进了浴室。浴室的水哗哗的响着,沈蔓歌透过磨砂玻璃看到叶南弦朦胧的身影,不由得觉得鼻子有些发热。她连忙去找纸巾,生怕叶南弦看到这么窘迫的一面。就在这时,她卧室的阳台上突然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声。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body></htm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