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9章 不会是他的(1 / 1)

叶南弦感觉沈蔓歌在透过监控看着他。她的眼睛还是那么的清澈透明,还是那么的让他着迷。叶南弦伸出手,轻轻地摸着电脑上的沈蔓歌的脸。她瘦了,黑了,精神却好了很多。难道离开他,她的生活过得如此舒服吗?叶南弦说不出现在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,只觉得心里很不好受,仿佛有一只铁手紧紧地揪住了他的心脏,一下一下的抓紧了。“怎么了?沈姐?有问题吗?”蓝熠发现沈蔓歌盯着墙上的监控看,不由得问了一嘴。沈蔓歌回过头来,笑着摇了摇头,不过依然看了一眼监控。她有一种错觉,好像有人在那边用监控看着她一般。这种感觉来的特别诡异和突然,总是觉得那么的不踏实。叶南弦看着沈蔓歌警惕的样子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“叶总,太太怀疑了你还高兴?”宋涛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叶南弦了。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叶南弦疯了似的寻找沈蔓歌,茶饭不思,人整个瘦了两圈了,额头的颧骨都凸显出来了。可是在看到沈蔓歌的这一刻,他整个人都好想变的温柔了,就连身边的空气都暖和了很多。叶南弦温柔的笑着说:“没有我在身边,她能保持这样的警惕还是很不错的。”宋涛无法理解叶南弦的想法,也没有再问。沈蔓歌回过头来,蓝熠一脸诧异的看着她,又看了看监控,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。“喂,监控那头是哪里?”财务吓了一跳,连忙说道:“是保安室。”“你们工作都是在被监视的情况下进行吗?”听到蓝熠这么问,财务的脸色有些发红,支支吾吾的说:“财务是公司最重要的的部门,所以相对的监控也比较多一些。”“哦。”蓝熠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,让财务有些紧张。沈蔓歌见蓝熠把人吓找了,不由得拽了拽他的袖口。这小女儿姿态的表现让叶南弦的脸色再次难堪起来。沈蔓歌从来不会对别的男人做出这样的举动,除了他以外,就连宋文琦都没有过,如今沈蔓歌居然对蓝熠这样做,可见蓝熠在沈蔓歌心里的地位。叶南弦的心再次疼了起来。没找到沈蔓歌之前,他不断地告诉自己,只要沈蔓歌过得开心快乐,他就没什么奢求了,但是看到沈蔓歌巧笑颜夕的对象不是他,而是另外别的男人的时候,叶南弦才发现自己无法承受。沈蔓歌是他的妻!她是他的!宋涛生怕叶南弦绷不住,冲出去揍蓝熠一顿,他随时准备防备着,没想到叶南弦只是脸色阴沉,并没有什么举动。“叶总,你这是……”“我不想吓到她。”叶南弦说了句,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沈蔓歌的身上。蓝熠感觉到自己的袖口被人拽着,不由得看向沈蔓歌,说道:“沈姐,你别心太软了,这种人啊,就得……”沈蔓歌摇了摇头,意思很明显。“好吧好吧,看在沈姐的面子上,我就不做什么了,不过我们沈姐的工资你赶紧给我结算了。”蓝熠敲打着桌面。财务连忙点头,一一怼了一下账目,然后把沈蔓歌的工资给结算了。沈蔓歌看着自己的工资,虽然不是很多,比不上以前的收入,不过还是给了她很大的信心。“下次不要搞错了,准时发工资是你们财务必备的休养,知道吗?”蓝熠的话让沈蔓歌有些想笑。财务连忙点头答应着。沈蔓歌把钱收拾好,这才起身和蓝熠走了出去。叶南弦从另一个屋子走了出来,财务连忙迎了上去。“叶总,你看我这么做行吗?”宋涛连忙把财务带走了。叶南弦看着他们的背影,心里特别的后悔。一开始宋涛就说过这个人是沈蔓歌,是他查到是蓝熠的时候放弃了,害的自己白白浪费了一个月的时间,转了一个大圈子,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。如果一个月以前就找到沈蔓歌,是不是她和蓝熠之间就不会这么熟悉了?叶南弦不断的问着自己,可是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。沈蔓歌和蓝熠走出了腾云集团,沈蔓歌的心情非常好。她拽了拽蓝熠的袖口,用手势说道:“今天发工资了,我请你吃饭?”蓝熠顿了一下,然后特别高兴地说:“真的?请我吃饭?不许反悔哦!”“不会。”沈蔓歌知道,这一个多月来,蓝熠帮了自己很多忙,甚至叶睿都喜欢和他接触了。“这可是你说的,一会你可别说我宰你。再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,你可以不请我的。”蓝熠的话让沈蔓歌笑了来。叶南弦从玻璃上看到沈蔓歌眉眼弯弯的样子,真的特别自责那个让她展现笑颜的人不是他。看着沈蔓歌不断地打着手语,失去声音的她到底是怎么挺过来的?她不是天生的哑巴,是后期被人陷害的,一个多月的时间,她到底是怎样把心态调整成如今这积极乐观的呢?是因为身边的蓝熠吗?叶南弦的心里更难受了。沈蔓歌和蓝熠笑闹了一会,沈蔓歌就被蓝熠拽着上了车,然后朝着一家饭店开去。叶南弦就像个跟踪者,悄悄地上了车,跟在后面,亦步亦趋的看着他们。蓝熠带着沈蔓歌来到了大排档。沈蔓歌不由得顿了一下。“在这里?”她有些不太确定的看着蓝熠。蓝熠眨巴着眼睛笑着说:“怎么?反悔了?不想请客了?”沈蔓歌的心里顿时觉得很温暖。她知道,蓝熠是怕她去高级饭店花费太大,所以才带她来这里的。沈蔓歌拉着蓝熠的手就走。蓝熠知道沈蔓歌的意思,他抓住了沈蔓歌的手说:“沈姐,其实高级的餐厅不见得就比大排档好吃,我以前经常和我哥们来这里吃的,这里的东西干净卫生,价格也不贵,真的挺好吃的,你试试?”沈蔓歌有些感动。“别这样看着我,沈姐,你会让我觉得你爱上我了。”蓝熠开玩笑的样子再次逗笑了沈蔓歌。两个人找了一个位置坐下。叶南弦从来没和沈蔓歌来过这种地方吃东西。这里的人都是普通市民,有的甚至打着赤膊坐在那里吃喝,吵闹的让人觉得头疼欲裂的。可是沈蔓歌和蓝熠就那么随性的坐在那里,老板过来询问他们吃什么的时候,沈蔓歌一切都交给了蓝熠。看着蓝熠再次点出了沈蔓歌爱吃的东西,叶南弦的心更加难受了。他发现,蓝熠正在一点一点的替代他,守候在沈蔓歌的身边。叶南弦连忙找了一个地方坐下,有些不太合群,他看到别人穿着和自己不一样,连忙将名贵的西装外套脱了,也学着沈蔓歌的菜单叫了一份。沈蔓歌看着眼前的东西,又看到蓝熠率先吃了起来,不由得拿起一点尝了一口。嗯!味道还真不错!“怎么样?我没有哦骗你吧?告诉你哦,平民的东西并不都是不好的,反倒是有钱人的生活圈子才不好吃呢。我就喜欢这么淳朴的生活,多惬意,多自在啊。”蓝熠将虾扒好了放在碗里,然后递给了沈蔓歌。“谢谢!”沈蔓歌打着手势说着。叶南弦突然间觉得再美味的东西现在也吃不出味道了,他快要酸死了。沈蔓歌和蓝熠吃着东西,全程都是蓝熠在说,沈蔓歌笑着,时不时地用手势和蓝熠交流着什么。叶南弦这一个多月都忙着寻找沈蔓歌,根本就来不及学手语。他突然间有一种错觉,他和沈蔓歌之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一般,可是明明他们就是咫尺天涯啊!沈蔓歌吃着吃着,突然感觉到一道炙热的目光看着自己。她猛然回头。叶南弦连忙低下头,微微的测了一下身子挡住了自己。沈蔓歌的眼神看到叶南弦的背影,不由得楞了一下。叶南弦?她的手颤抖了一下,手里的东西顿时就掉了下来。“沈姐,怎么了?”蓝熠有些诧异的看着沈蔓歌,觉得沈蔓歌今天有点不对劲。沈蔓歌却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是目光直直的看着叶南弦。是他吗?他来历城了?不!不会是他的!叶南弦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种大排档的地方呢?他是海城的帝王,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,要什么东西没有?怎么会一个人来吃大排档?沈蔓歌突然间苦笑了一声,眼底用处一股热浪,被她给生生的逼了回去。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叶南弦了。刚开始的时候,她晚上根本就睡不着,一闭上眼睛就是叶南弦的影子,就是叶老太太的嫌弃眼神,就是霍老太太最后惨死的样子。她不敢睡,不能睡,也无法入睡。好不容易,蓝熠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安神香,她才睡的安稳一些,慢慢的将这些压在了心底。虽然偶尔也会想起,但是生活的忙碌,工作的繁琐慢慢的取代了这些。如今再次在这里见到和叶南弦十分相似的人,沈蔓歌的心再次起了涟漪,翻涌不定。不!那不是像1那简直就是叶南弦一样。沈蔓歌情不自禁的站起身子,直直的朝着叶南弦走来。蓝熠不明所以,看到沈蔓歌这个样子,不由得抓住了她的胳膊,问道:“沈姐,怎么了?遇到认识的人了?”沈蔓歌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叶南弦,她点了点头,径直朝叶南弦走来。她要证实一下这个人是不是叶南弦!这股强烈的念头指使着她,让她一步一步的朝叶南弦走来。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body></htm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