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2章 我有一种猜想(1 / 1)

叶南弦比宋文琦跑上来的时间早一点。当他看到沈蔓歌蹲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的时候,不由得快步上前。“怎么了?”“镜子。”沈蔓歌大口的喘息着。叶南弦往镜子上一看,上面血红的字迹写着,让他们少管闲事。宋文琦跑上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。“什么人居然可以混进你们叶家老宅?”宋文琦这句话可算是提醒了叶南弦。现在的叶家老宅是他在管理,应该没什么新人进来了。“管家,把所有人都给我交到大厅里面来。”叶南弦的声音冰冷如冰。他怎么样都无所谓,但是有人居然敢这样吓唬沈蔓歌,可就不可原谅了。沈蔓歌刚开始是被惊了一下,现在看到上面的自己是用自己的口红写的,不由得赶紧起身将镜子上的字迹擦掉了。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叶南弦对沈蔓歌的做法有些不解。沈蔓歌低声说:“我已经拍下了照片,还是赶紧擦掉吧,一会孩子们要是看见了可别吓着孩子们。”说话间,叶洛洛和叶睿已经走了进来。“爹地,妈咪,怎么了?出什么事儿了?”叶睿有些担忧的看着沈蔓歌。“妈咪,你刚才喊什么?看见老鼠了吗?”叶洛洛揉着自己的眼睛,有些没睡醒的样子。孩子们都在,叶南弦也不敢在说什么。沈蔓歌却笑着说:“没事儿,看见一只蟑螂,让你爹地给打死了。”她的脸色苍白,却笑容如花。“妈咪,你好逊哦,一只蟑螂怕什么?我自己都可以打死的1”叶洛洛好像特别厉害的样子。“落落真棒。睿睿,你带着妹妹出去玩好吗?爹地和宋叔叔打算把卫生间清理一下。”沈蔓歌笑着对叶睿说着。叶睿皱着眉头看了沈蔓歌一眼,确认沈蔓歌没什么,这才点了点头,带着落落离开了。走到门口的时候,他转过头来低声说:“妈咪,他们都已经在大厅集合了。”这句话顿时让沈蔓歌觉得自己所说的一切话好像都瞒不住叶睿似的。“知道了,谢谢睿睿。”叶南弦的脸色一直都不好看。几个人下了楼,看了看眼前的佣人,叶南弦冷冷的问道:“人都在这里了吗?”“除了阿强,阿强出去买除草工具去了,还没回来,其他的人都在这里了。”沈蔓歌听到管家这么说,拿着一沓a4纸发给了这些人,说道:“每个人在上面写上多管闲事四个字,交上来。故意写的不好的,我会重重惩罚的。“既然沈蔓歌开了口,也有了反感,叶南弦和宋文琦就在一旁没有吱声,就那么看着这些用人拿着笔写着字。没多久,这几个字就写完了。沈蔓歌看了看这些人里面的自己,和镜子上的自己都对不上。“阿强什么时候回来?你们出去找找,或者打个电话让他回来。”说话间,管家连忙说道:“太太,阿强回来了。”“让他过来也写上这四个字。”沈蔓歌的举动让所有人疑惑,但是沈蔓歌也不解释。阿强被呆了进来。这是一个看上去十分老实的男人。他按照沈蔓歌的吩咐写上这四个字。沈蔓歌看了看,依然对不上。“怎么样?”沈蔓歌对着叶南弦摇了摇头。“你们都下去吧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。”叶南弦让他们离开了。“这不科学,除了家里的人意外,不可能有人潜进来。你也知道的,我们叶家不是普通人家,况且我们的保镖都是千挑万选选出来的,一般人绝对进不了我们的卧室。可是现在在我们的卧室出现这样的字迹,说明对方就在我们家里。可是现在所有人都看过了,怎么会没有呢?”沈蔓歌分析着,却怎么都分析不出来。叶南弦和宋文琦的脸色也有些凝重。“对不起啊,连累你们了。”“说什么连累?我只是突然觉得叶家好像总是清理不干净似的。”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有些郁闷了。这也是他刚才想到的问题。如果真的是叶家内部出了什么叛徒,他可真的是怕沈蔓歌和孩子们在出事了。“今天这事儿我来查,蔓歌,宋文琦,你们都别管了。这一次,叶家如果不彻底清查干净,我叶南弦也不用干了。”叶南弦说完转身走出了客厅。沈蔓歌其实像说她不是那个意思的,但是现在看叶南弦的样子,他是听不进去自己的解释的了。“还不去追?也不怕那个傻男人钻牛角尖?”宋文琦双手环胸的靠在哪里看着沈蔓歌。沈蔓歌摇了摇头说:“南弦不是那么脆弱的人,他要清理干净叶家我也是支持的,不瞒你说,我总觉得叶老太太方倩好像还在家里,那种感觉总是让我觉得毛骨悚然,特别是我休息的时候,总能感觉到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,那种感觉我没办法和南弦说,但是真的是真实存在的。”听到沈蔓歌这么说,宋文琦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“这可不是小事儿,你怎么不和他说?万一他不在家的时候你出事了怎么办?上次的事情你还不长记性吗?”相比较宋文琦的着急,沈蔓歌反倒是淡定许多。“没事儿,我自己有数。宋文琦,我有一种感觉,方倩还活着。”“什么?可是当时是霍震霆和霍振轩亲眼看见她被炸死了呀。”“那有人看到她的尸体了吗?”沈蔓歌这话问的宋文琦连忙摇了摇头。“车子都被炸得不成样子了,谁还去管尸体呀,再说了当时叶南弦急着找你,霍家两兄弟也有些惊讶,所以……”“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看到叶老太太方倩的尸体对不对?所以我说她还活着也不是不可能!”沈蔓歌的声音带着意思低沉。方倩对于沈蔓歌来说,心里的阴影特别大。她变成了哑巴,她差点死在这里,这些都是叶老太太方倩赐予她的。如今就算是站在这大厅里,她依然能够想起曾经方倩对她所做的一切。宋文琦看到沈蔓歌这样,不由得说道:“如果她真的没死的话,说不定还会找你麻烦的,你最好和叶南弦说清楚。”“等等,宋文琦,如果方倩没有死,她留在叶家是冲着我来的,那么我自然不怕。我只是不知道她躲在哪里,是不是和你妈妈失踪的事情有关。”听到沈蔓歌这么说,宋文琦的眼神也低沉了很多。“如果她真的和我母亲的事情有关,我是不会放过她的。”“我也只是猜测,做不得准,毕竟现在没有任何的线索。”沈蔓歌喝了一口温水压压惊。她看了看整个大厅,总觉得这里阴森森的,这种感觉让她不由得寻找器叶南弦的神迎来。“南弦去哪里了?”“你老公你问我?我怎么知道?对了,你们不是晚上要请我吃饭吗?还不让用人做饭?”宋文琦摸着自己的肚子说着。沈蔓歌摇了摇头,让管家安排人做饭,自己则去找叶南弦去了。“喂,你去找叶南弦,我怎么办呀?”“自己呆着吧。”沈蔓歌也没把宋文琦当外人,直接走了出去。叶家老宅外面有个酒窖,叶南弦正在酒窖门口打算进去,却被沈蔓歌给叫住了。“南弦。”“你怎么出来了?我说了,这件事儿我来查,你还是陪着宋文琦把,外面有点冷,穿这么少出来,你也不怕感冒了。”叶南弦一边数落着,一边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,披在了沈蔓歌的肩膀上。沈蔓歌笑着说:“这事儿记不得,我们先回去吧,好歹宋文琦是客人,今天晚上在咱们家吃饭。刚才整出哪一出已经够不礼貌了,这再主人不在的话,别人会说闲话的。”“谁敢说闲话?我拔了它舌头。”叶南弦气势汹汹的说着。沈蔓歌顿时笑着说:“你现在怎么那么残暴啊?吓死我了。”“害怕么?那就待在我身边哪儿也别去,说实话,除了今天这事儿,我是真的怕了。蔓歌,听我的,吃完饭你和孩子们办到别墅去住。那边起码有阿紫他们陪着你,什么时候我把叶家真正的整理完了,我再接你们回来。”叶南弦是真的害怕了。他紧紧地抱着沈蔓歌,就怕沈蔓歌再出现什么问题。沈蔓歌自然知道叶南弦的担忧。她低声说:“我想回霍家住几天去。”“为什么?”叶南弦有些不太理解沈蔓歌的思维。沈蔓歌低声说:“我有一种猜想,方倩还活着。如果真的这个猜想成立的话,别说叶家老宅了,就算是别墅,估计她也安排了人在那里。唯一现在可以让我安心的地方就是霍家了、霍家有我三叔和小叔在,方倩即便活着,也不敢把手伸到霍家去。说实话,南弦,我有点怕了。她对我的心理阴影比较大,我更担心的是孩子们。、上一次受伤的是睿睿,我不希望这一次受伤的是我们的宝贝。”说道这些的时候,沈蔓歌的眼眶里多少有些温热的液体在流窜者,但是被她极力隐忍着。叶南弦的心里就像油锅开了似的沸腾着,煎熬着。他最爱的女人,最爱的孩子们,却没办法保护好他们的人身安全,他这个老公和父亲做的也太失败了。“好,吃完饭,我送你过去,我先给叔叔们打个电话。”说着,叶南弦就拿出手机拨了出去。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body></htm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