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3章 绝色美人儿(1 / 1)

沈蔓歌还想和方婷说什么的时候,方婷突然拽住了沈蔓歌的手说:“就是他!”拍卖场上被带出来一个人,长得十分俊美,如果不是方婷提前说,沈蔓歌真的会认为这是一个女人,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。“他是男的?”沈蔓歌的话让方婷连忙点头。“是。他叫蓝晨。”方婷的眼睛从蓝晨出来的时候就没有移开过。台上的主持人开始介绍。“大家看仔细了,这个美人儿可是世间少有,他的血是蓝色的,和头发颜色一样,据说他的血可以入药。而且你们看看这个样貌,光是样貌也是世间少有的绝色啊。”蓝晨被推搡着带了上来,浑身无力,那双蓝色的眸子狠狠地等着主持人,但是即便如此,眼神依然让人觉得妩媚。“我出价五百万。”已经开始有人叫了价格。“我出五百五十万!”下面的人开始疯狂抬价。沈蔓歌看着下面的蓝晨,第一次知道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存在。先不说他长得美不美,光是那蓝色的血液就闻所未闻。“他的血液真的是蓝色的?”沈蔓歌看向方婷。方婷的眼中有泪,咬着下唇说:“是。他其实十分命苦。在娘胎肚子里的时候就被带到了实验室。他的母亲因为实验而死,他被剖腹侥幸活了下来,可是先天的血液就是蓝色的。我爸爸说这是基因改变什么的,我也不懂。他们都说蓝晨的血可以入药。从小到大,他都在别人异样的眼光里长大。我想让他走的,谁知道他居然被这些人给抓了。”沈蔓歌看向蓝晨。他的肤色白得可怕,就像是雪一样。如果是正常人的话,绝对没有这样的肤色的。主持人撸出了蓝晨的衣服袖子,白皙的皮肤上,蓝色的血管清晰可见。下面叫价的声音更高了。“求求你,葛曼,只要你能帮我把他拍下来,你让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。”方婷哭的梨花带泪的。沈蔓歌低声说:“他的叫价一直在往上攀升,你要知道,这个价格不一定是我们能够预估的。”“求求你了好不好?求求你了。”方婷紧紧地拽住了沈蔓歌的手,那期盼的眼神让沈蔓歌有些难过。可能怕沈蔓歌不出手,方婷咬了咬牙说:“蓝晨还有个能力,就是鼻子特别灵。只要是你丈夫身上的气味让他闻一下,他绝对能够帮你找到你丈夫的。”“你说的是人还是狗啊?”沈蔓歌觉得方婷说的有些言过其实了。“是真的,我没有骗你。”方婷连忙说道。沈蔓歌见她如此,轻叹了一口气说:“我没有多少钱,目前有的也不过是我丈夫的钱,我可以答应你帮你把人给拍下来,但是你得给我保证,他能帮助我找到我的丈夫。”“一定!”方婷连忙点头。事情到了这个份上,沈蔓歌看在方婷和自己相同样貌的份上,也不能不帮了。叫价一直在提升,沈蔓歌并没有开口,在最后叫价一千万的时候,周围的人已经没有人跟了。眼看着蓝晨就要被人拍走了,沈蔓歌淡淡的摁下了拍卖铃。“我出一千万零一百。”此话一出,没把叫价的人气死。“我多一百。”“那我多一万。”沈蔓歌继续叫价。对方气的想要看清楚沈蔓歌的脸,但是光线的关系,也因为包间的设计,并看不到沈蔓歌的人。“我多十万。”“多一百万。”沈蔓歌叫的好像不是钱似的。对方最终没有跟下去。沈蔓歌以一千零一百万的价格拍下了蓝晨。方婷在叫价到了一千万的时候已经变了脸色。沈蔓歌看出来了,她没有那么多钱,但是事情到了这个份上,她也不能不拍下来了。蓝晨被带到了沈蔓歌的房间门口。“这位女士,请出钱,我们一向是银货两讫。这个美人儿只要女士滑了款就属于您了。”蓝晨极力的挣扎着,但是无奈浑身无力,只能狠狠地等着主持人,恨不得用眼神将他千刀万剐。主持人早就见惯了这样的眼神,也麻木了,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应。沈蔓歌带上了面具,拿出手机走了出来,直接对着他们的二维码扫了一下。钱是从叶南弦的私人账户上走的。一切做完之后,主持人将帮着蓝晨的绳子给了沈蔓歌,说道:“女士,他身上被注射了药物,十二个小时之内都会手脚无力。这是解药,到时候女士只要给他打一针解药就可以了。不过我得提醒女士,这货物出门,我们科室不负责安全的,到时候女士看不住他,让他给跑了,我们地下城可不认这个账。”“说白了,就是除了这么门你们就不管了是吧?那我怎么知道你们给他注射的是不是麻醉药?说不定是毒药呢?这要一出门,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死了话,那我岂不是亏大了?”沈蔓歌有些轻佻的说着,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好色的女人。主持人笑着说:“这个不会,我们会开具健康证明的。如果女士不放心,我们会让人来给女士现场检测一下他的身体的。”“还是算了,这里都是你们的人,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。我还是自己带回去看看吧。”“那女士您收好你的货物。”主持人的话让蓝晨的脸色十分难看。没有人喜欢被人当成货物一样的买卖。蓝晨十分排斥沈蔓歌,但是无奈身不由己,只能被拉了进来。“我告诉你,你这一千万拜花了,我不会在你这里呆着的。”蓝晨开了口,那声音仿若玉珠落到了瓷盘里,清脆动人。如果沈蔓歌不是心有所属,恐怕也会对这个蓝晨感兴趣的。他真的很美!或许用美来形容一个男人不太恰当,但是除了这个字,沈蔓歌真的觉得没有任何字可以形容他的。“你最好收回你的话,不然我真的不把你给她了。”沈蔓歌淡淡的开口。蓝晨发现沈蔓歌的眼睛里并没有其他人一样的眼神,反倒是平淡的可以,不由得楞了一下。他从小到大见惯了太多人的眼神,沈蔓歌对他有没有兴趣,他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。可是如果没有贪恋的话,为什么要拍下他呢?“你要把我给谁?”“蓝晨!”蓝晨的话音刚落,方婷就窜了出来,一把抱住了他。“我总算找到你了,我总算把你就出来了。蓝晨。”方婷哭的梨花带泪的。蓝晨微微一愣,整个身子都僵住了。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方婷,低声问道:“婷儿?你怎么在这里?”“我来救你啊,爸爸不让我找你,我废了好大的辛苦才知道你在这里。蓝晨,这下你自由了,再也不会有人困住你了,就连我爸爸都不能了。”方婷左右,上下的查看蓝晨。沈蔓歌站在一旁,看到他们俩激动地眼神,不由得想起了叶南弦。她的叶南弦在哪里呢?“好了,这里不是你们挥发感情的地方。这是解药,赶紧给他解开吧,这么一副病弱的样子,我们也带不出去他。”沈蔓歌将主持人给的解药扔给了方婷。蓝晨这时候才疑惑的看着沈蔓歌,然后又看了看方婷,问道:“她答应了你什么条件?你会花这么大的价钱买下我?婷儿没有钱的。”“蓝晨!”方婷好像被人揭发了之后的尴尬感,有些不太敢看沈蔓歌。她确实没钱,也不能动用爸爸的钱。沈蔓歌看了看她,摇了摇头说:“我自然知道她没钱,一早我就知道了。之所以买下你,是因为她和我说,你可以帮助我找到我的丈夫。所以不管花多少钱,我都无所谓。钱和我丈夫比起来,简直不值一提。”方婷的脸色更红了。“葛小姐,对不起。”“算了,别说没用的了,我只要找到我丈夫。方婷说你鼻子特别灵,可以通过某种东西的气味找到主人,是真的吗?”沈蔓歌看着蓝晨,有些期待的问着。蓝晨看了看方婷,方婷吐了吐舌头。“你啊,又胡说八道。”蓝晨轻叹一声,对沈蔓歌抱歉的说:“对不起,婷儿可能是利用了你。不管怎么说,你买下了我,我就是你的人。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的,直到还完你的钱为止。这件事儿和婷儿无关,你是否可以让她先离开?”“我不走!我要和你在一起,蓝晨!”方婷紧紧地抓住了蓝晨的手。蓝晨宠溺的看着她说:“别闹了,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,你一个女孩子不该来这里。况且如果让你父亲知道你来找我,他会生气的。乖,听话,我现在没事儿了。等我回头真的自由了,我就去找你。”“我不要!”方婷说什么都不答应。沈蔓歌看到这里已经全然明白了,自己也是傻了,居然会真的相信有人能够通过气味找到人的谬论。如今说不失望是假的,不过她也要开始找人了。“好了,你们要怎么样我不管,既然他没有这个本事,那我就要去找我丈夫了。方婷,记住你答应过我的,你要代替我在这里,直到拍卖会结束。”这是沈蔓歌现在唯一要求方婷做的事情了。她不能被人发现!只有方婷在这里替代她,她才能趁着这个机会去后面看看,或许叶南弦也在其中呢?虽然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,但是沈蔓歌就是有些不安。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body></htm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