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4章 我要留在你身边(1 / 1)

沈蔓歌和叶南弦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。叶南弦看了看手机号,是个陌生号码。沈蔓歌好像已经预料到了什么。“需要开录音功能吗?”“敢把电话打进来的,一般不会给腻留下线索的,说不定声音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。”听叶南弦这么说,沈蔓歌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。“那我们接不接?”“接,为什么不接?我倒是想看看对方到底打得什么主意。”叶南弦的眸子微冷,快速的接听了电话。电话那边传来冰冷的机械声音,显然是经过变声器处理了。因为开的是免提功能,所以沈蔓歌也能听得到。“叶南弦,收到你弟弟的玉牌了吗?有什么感想?”对方的态度十分嚣张。叶南弦冷冷的说:“你是谁?有什么目的?”“我也不知道我有什么目的,但是我就是喜欢看你担心的样子,今天我可以轻而易举的把玉牌交给你的儿子,你说明天我会不会轻而易举的带走你的儿子?让你和你的妻子这辈子都见不到他?”这话刚说完,沈蔓歌就紧紧地抓住了叶南弦的袖口。这正是她担心的。而他们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。叶南弦的眸子愈发的冷了。“藏头藏尾的小人,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其实能够知道我们兄弟俩有玉牌这件事儿的人不多,甚至也没几个人,我就算再蠢,挨个排查的话,也能查出你是谁的。还有,敢动我的儿子,你估计是向天借胆了。我叶南弦是什么人你在海城打听打听,如果我儿子女儿出现任何的事情,你最好保佑你的家族完全能够幸免。”叶南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对方经过了加密处理,根本就追踪不到他的电话方位,声音也经过变声器改变了,所以这样的谈话继续下去没有丝毫的意义,只会让一旁的沈蔓歌担忧害怕。“没事儿的,放心吧,一会和三叔说一声,带他们三个都去军区念书。虽然对我们来说比较辛苦,但是孩子们暂时能够安全才是最好的。如果可以,你也去军区待着吧。你是三叔的亲侄女,应该可以有办法让你进去的。”叶南弦打算一个人面对外面不知名的的危险,沈蔓歌说什么都不会同意的。“孩子们送走我没意见,但是你别想把我也送走。我是你的妻子,我要留在你的身边,况且刚才那个人说话的语气你听不出来吗?他针对的可是我们夫妻俩!再说了,我的设计大赛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初赛了,我不可能放弃的。我们遇到过的事情还少吗?既然都挺过来了,这一次也可以的。”听到沈蔓歌这么说,叶南弦特别感动。他紧紧地握住了沈蔓歌的手说:“你现在不是身体不允许吗?我担心你。”“你放心好了,我会好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的,不会像上次那样。所以别说让我离开你的话,我不答应。”叶南弦看到沈蔓歌如此坚持的举动,知道自己说再多都没用了。他点了点头,心情好了很多。“好,我会尽力保护你。”“嗯,我也会尽力自保的!”夫妻俩说完就相视笑了起来。“出去吧,孩子们还在外面玩呢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总不能让他们觉得我们两个做父母的整天待在房间里吧?这样不好!”叶南弦楞了一下,随即笑着说:“你担心什么?除了叶梓安,其他两个的智商根本就猜不到我们在房间里做什么。”“去你的!”沈蔓歌轻轻地踹了叶南弦一脚,然后看着叶南弦说道:“扶我起来,我要下楼找孩子们去。”“得,我扶着您。”叶南弦起身,小心翼翼的扶着沈蔓歌起床,然后下了楼梯。孩子们还在客厅玩的不亦乐乎,霍振轩还在厨房里干的不亦乐乎,沈蔓歌想要去找霍振轩,却被叶南弦给阻止了。“厨房油烟味大,你在客厅陪着孩子们玩吧,我去和三叔说。”“好。别和三叔吵。”“知道了。”叶南弦扶着沈蔓歌在沙发上做好了,这才去找霍振轩。叶梓安看到沈蔓歌下来了,连忙走了过来。“妈咪,你和老叶在上面密谋什么呢?”“密谋怎么把你送进军区去,。”沈蔓歌用手指轻轻地刮了刮叶梓安的小鼻子。叶梓安一听,顿时兴奋起来。“老叶答应了?”“你觉得呢?在你心目中,你爹地就那么不通人情吗?”“欧耶!”叶梓安高兴地直接跳了起来。叶洛洛和叶睿也跟着跑了过来。“妈咪,有什么好玩的事情不带着我和睿哥哥?每次都是哥哥失踪好久好久,我们都不太习惯了。我想和哥哥在一起。”叶洛洛嘟嘟着嘴巴,一脸的不愿意。“我也想和梓安在一起。”叶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。沈蔓歌本来还有些纠结怎么和孩子们说这件事情,现在听到他们这样要求,不由得笑着说:“那让你们都跟着梓安去军区里面玩好不好?”“真的吗?”叶睿顿时高兴起来。叶洛洛根本不知道军区是什么地方,对她而言只要两个哥哥在,她就要跟着一起去。“好!我同意!”叶洛洛举双手赞成。看着女儿傻乎乎的样子,沈蔓歌有些担心的说:“落落,哥哥去的地方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玩,相反会很辛苦的,你真的要和哥哥一起去码?”“哥哥能坚持住吗?”叶洛洛看着沈蔓歌,天真的问着。“我当然能坚持了,那可是我的梦想,我想着有一天我穿着海蓝色的军服,翱翔在天空上,畅游在大海上,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简直棒极了!”叶梓安说起这些的时候,整个人都好想泛着光芒。沈蔓歌从没见过儿子这样热衷于一件事情,看来他是真的喜欢军营。叶睿看到叶梓安这样,不由得有些羡慕。“我也想去看看。”或许在每个男人的心里,都有一个军人梦,虽然这两个男人还只是两个男孩子。沈蔓歌看着他们俩个,心里有太多的不舍,她和其他的母亲一样,想着把儿子捧在手心里,含在嘴巴里,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。她一手一个的将他们两个搂紧了怀里,哽咽着说:“军营很苦,如果妈咪可以选择,真的不希望你们这么小就去体验那份辛苦。”“妈咪,没事儿的,我一点都不觉得苦。”叶梓安安慰着沈蔓歌。叶睿也连忙说道:“我也不会喊苦的,妈咪。”两个男孩子占据了沈蔓歌的怀抱,叶洛洛有些不满的说:“你们两个做哥哥的,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妹妹呢?妈咪抱着你们,我怎么办呀?我也要求抱抱。”见叶洛洛有些失落,沈蔓歌连忙松开了叶睿和叶梓安,笑着对叶洛洛说:“宝贝,来,妈咪抱抱。”“妈咪!”叶洛洛连忙扑进了沈蔓歌的怀里。沈蔓歌将她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坐下。如果说叶梓安和叶睿能够受苦的话,那么叶洛洛是真的从小都没有受过一点点的苦,如今突然去军营,不知道会不会哭爹喊娘的,到时候她又不在叶洛洛的身边,也不知道叶洛洛会哭成什么样子。一想到那样的情景,沈蔓歌就心疼的不得了,甚至有些动摇送叶洛洛去军营的决定了。“落落,在家里陪着妈咪好不好?”“不好,我要和哥哥们一起去。”叶洛洛十分执着,说什么都要跟着两个哥哥。沈蔓歌连忙说道:“哥哥去的地方很辛苦的,到时候妈咪和爹地都不在你的身边,你会哭鼻子的。”“不会,我不会哭鼻子!”叶洛洛执着起来简直让沈蔓歌没办法。“妈咪,你放心好了,我们回照顾好妹妹的。”叶睿连忙拍着胸脯保证着。叶梓安十分沉默,并没有说什么。沈蔓歌看着叶洛洛特别想去,这才低声说:“如果坚持不下来了,就和三叔爷说,让三叔爷送你回来,知道吗?”“知道了。”“妈咪,我带着妹妹去玩了。”叶睿牵着叶洛洛的手从沈蔓歌的大腿上跳了下来,然后两个人抬脚就走,甚至还拽了一下叶梓安。“梓安,一起来啊。”“你们先去吧,我陪妈咪一会。”叶梓安淡笑着。叶睿和叶洛洛就跑出去玩去了。叶梓安等他们都走了,这才转头看向沈蔓歌,问道:“妈咪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和我买的玉牌有关系吗?”“没有,你想多了,妈咪和爹地就是想着你们姊妹三个可以在一起待一阵子,这样不会疏远你们的兄弟兄妹感情。你这个臭小子,人不大,整天都想什么呢。”沈蔓歌笑的十分自然。叶梓安却低声说:“妈咪,别骗我了,你多么舍不得落落我看得出来,而且自从我拿出那个玉牌,老叶的神态就不对劲,他疯了似的带着我去找那个小贩,绝对不是因为这个玉牌是假的对不对?妈咪,到底发生什么事儿?你不想让叶睿知道,好歹告诉我吧,起码我能知道我该怎么照顾他们。”听到儿子这么说,沈蔓歌的心顿时热乎乎的。这个孩子如此贴心懂事,却是她关心最少的一个。沈蔓歌紧紧地把叶梓安抱在了怀里,低声说:“好儿子,大人的事情你就别管了,你就专心去朝着你的梦想努力就好。妈咪对你只有一个要求,照顾好自己,照顾好哥哥妹妹就可以了,好吗?”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body></htm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