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9章 他们能够护着他多久(1 / 1)

这个问题让叶南弦很难回答。叶南方先前对待叶睿的态度他是看出来的,如今叶睿如果回去,按照叶南方现在的严苛程度,很有可能真的会对叶睿实行体罚。这个孩子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,想着他最近收到的苦痛,叶南弦低声说:“先把叶睿带到我们别墅去吧,等找到梓安再说。”“你小心点。”沈蔓歌其实是想着和叶南弦一起进去救儿子的,但是也不能扔下叶睿,最主要的是,现在叶家的耳目众多,而叶南方的人在不在周围还说不准。如果叶睿说的都是真的,者俱乐部和叶南方有关的话,那么叶睿在这里真的不太安全。她虽然担心着沈梓安,也知道叶睿这边不得不顾。沈蔓歌知道叶南弦的意思,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,很多事情不用明说就明白该怎么做了。见沈蔓歌了解了自己的意思,叶南弦低声说:“你自己注意安全。”“我已经叫了杨帆过来以防万一,你放心吧。只是宋涛不在,你一个人行吗?”沈蔓歌还是担心叶南弦的。叶南弦却笑着说:“不用担心我,你老公没有行不行的,把后面那个吗字去掉就好。你和叶睿先回别墅等我。”“小心点。”“知道了。”叶南弦看着沈蔓歌带着叶睿离开。叶睿很不放心的说:“妈咪,大伯能够救出梓安妈?”“可以的!”沈蔓歌不断的给叶睿打气,其实也是给自己打气。沈梓安被扔到地牢之后,没多久就醒了。他看了看周围,好几个孩子都被抓进来了,最主要的是他们都比自己要大上一些,不过此时一个个的伤痕累累的,有些冷漠的蜷缩在自己的角落里不说话。他们不是没看到沈梓安,只是看到了也很冷漠,甚至没有上前询问他是谁的。这些孩子的眼神都带着一丝悲伤和绝望。沈梓安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但是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这里坐以待毙。“各位哥哥姐姐,这里是哪里呀?”沈梓安坐了起来,感觉脖子有些疼。其他的孩子只是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说话。沈梓安有些郁闷了。“哥哥姐姐,我是被抓进来的,你们不想逃出去么?你们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好不好?我想办法通知我爹地,让他来救我们。”沈梓安还是希望能够寻求帮助的。可是那些孩子依然无动于衷。就在沈梓安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女孩靠了过来。“小姐姐,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妈?”叶睿连忙开口,甚至扬起了自己的笑脸,希望对方看在自己如此可爱的份上告诉自己。小女孩张开了嘴巴,指了指自己的舌头。沈梓安一屁股坐在地上,脸色都变了。他看到了小女孩嘴里的舌头被割掉了一半,那样子简直吓坏他了。沈梓安不由得想起陈正说过的话。陈正说会想办法让他忘记自己的身份,让他只做一个杀人工具,难道就是像小女孩这样?沈梓安的心开始狂躁的跳动起来。不!他不要变成哑巴!“小姐姐,他们都是这样的吗?”沈梓安指着周围的那些孩子。小女孩点了点头。沈梓安突然觉得同体冰冷。怎么办?他还能从这里掏出去吗?难道说自己也会变成和他们一样?不!他不要!沈梓安吓得连忙爬了起来,打算去拽开地牢的门,可是当他的手刚碰到铁门的时候,一股电流顿时袭来,把他直接弹出了老远。“啊!”沈梓安一屁股坐在地上,疼的感觉屁股都要摔裂了。小女孩连忙上前搀扶起他。“你逃不出去的。”小女孩说话很不流利,甚至要好好听才能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。沈梓安却吓坏了。他虽然有些小聪明,也仗着自己会点拳脚功夫,可是他从没接触过这样的残忍。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呢?割掉他们的舌头,他们才多大呀?看起来也不必自己大多少。沈梓安不信邪的继续爬了起来,他想要找到自己的包包,可是现在才发现,他身上什么都没有,甚至连手机都没有。不知道是在跑路的过程中掉了,还是被那些人拿走了。一想到那些人会知道自己的身份,沈梓安就特别恐惧。爹地,妈咪,你们在哪里呀?这一刻的沈梓安特别后悔。他不该那么冲动的带着叶睿离家出走的!也不知道现在叶睿逃出去了没有,有没有像他一样被人抓到。如果自己能够听妈咪的话,等着大一点再学习射击的话,是不是就不会沦落到这个样子了?或者如果不是自己那么执意的要来这里,他和叶睿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对不对?沈梓安越想越难过,越想越想沈蔓歌和叶南弦。他终于明白,在家千日好,出门一日难的道理。可是现在他在这里,还有人知道么?沈梓安看着贴门上的电网,一闪一闪的,他有些不太甘心,继续冲撞上去,结果再次被电了回来。小女孩看着有些不忍心,连忙拉住了他,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些什么,也表达不清楚。其他的孩子终于有了一丝变化。或许在他们看来,沈梓安这样是个傻子,谁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撞击电门呢?可是偏偏沈梓安是个倔强的。他不要自己像个残疾一样的被人关在这里,也不要被人当狗一样的使唤,更不想成为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人。与其这样憋屈的活着,还不如就直接撞死在这里好了。这么想着,沈梓安甩开了小女孩,一次次的冲了上去,一次次的被电了回来。他已经感觉自己浑身都要散架了,可是那双好看的丹凤眼依然不服输。周围的孩子好像被他给感染了,连忙起身,一起拉住了沈梓安,并且把他藏在了他们的身后。沈梓安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,他挣扎着,想要拜托他们,甚至想要呐喊,却被其中一个紧紧地捂住了嘴巴。就在这时,外面传来了脚步声。一个男人走了进来。他看着眼前这些个孩子,冷冷的说:“今天外面有事儿,算便宜你们了,不用训练了,不过也不能让你们这么好好地呆着。既然不能出去训练,那就训练一下身体承受能力吧。”说着,他直接让人打开了铁门,拿着鞭子走了进来。沈梓安见铁门开了,想要冲出去,可惜他的身子被这些孩子死死地压住了,根本就动弹不得,而那个小女孩更是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和嘴巴,示意他不要说话。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男人拿着鞭子已经开始抽打这些孩子们了。“都给我好好地记住这种感觉!以后你们谁敢逃跑,谁敢不听话,老子就打死他!知道了吗?”男人疯了似的拿着鞭子抽打在孩子们的身上。可是这些孩子们紧紧地把沈梓安压在身下,他们瘦弱的身子给沈梓安围起了一道城墙,将他护在了里面。温热的血液顺着鞭子抽打在沈梓安的脸上。血腥的味道让他有些作呕,可是却什么都做不了。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孩子们挨打,看着他们为了保护自己一动不动的硬撑着。沈梓安不是一个爱哭的孩子,可是这一刻他突然哭了。不要这样!求求你不要这样!沈梓安心里呐喊着,却喊不出来,想要挣扎,却挣扎不开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鞭子残忍的抽打在每个孩子的身上。这样的折磨不知道过了多久,男人终于打累了,这才停了下来。“妈个蛋的,全部是些贱骨头。你们给我好好听着,明天训练的时候,谁要是给我掉链子,我一定会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男人气呼呼的转身离开了,并且让人关上了铁门,扬长而去。那些孩子们终于承受不住,一个个的跌坐在地上。他们瑟瑟发抖,是疼的,却咬着牙忍着。不是不想喊,不是不想哭,而是喊不出来,哭不出来了。小女孩总算是放开了沈梓安,只不过她的手心被沈梓安咬的有些牙印了。“他是谁?为什么要这样对你们?你们又是怎么被抓进来的?就没想过要逃出去妈?”沈梓安很少有绝望的时候。仗着自己是个电脑天才,一直都不认为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,更是仗着自己是叶南弦和沈蔓歌的儿子,没人敢对他怎么样。可是现在这一刻,沈梓安才意识到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。这个时候,他的天才,他的聪明才智好像一点用都没有。这些素不相识的孩子们,今天却护着他,让他免于受皮肉之苦。可是明天呢?后天呢?他们能够护着他多久?看着这些孩子们伤痕累累的样子,沈梓安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膝坐下。他想爹地了,想妈咪了,想奶奶了。他现在想很多很多的人,甚至想沈落落和叶睿了。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可能再次回去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次见到他们。如果有一天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尸体,看到自己残缺不全的样子会怎么样呢?妈咪会不会难过?爹地会不会失望?沈梓安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。从出生到现在,他第一次没有了主意,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,甚至不知道下一刻等待他的会是什么样的状况。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body></htm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