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0章 你是我的最好的朋友(1 / 1)

“啊!”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沈蔓歌的脸上,让她不由自主的回神,却被眼前那张放大的脸吓了一跳,不由得往后撤了一下,却没想到碰到了后面的墙壁,疼的她顿时眼眶盈泪。“宋文琦,你有病啊?”宋文琦却突然笑了起来。“我还以为你傻了呢。”他多少有些遗憾的退了回来。真是的,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碰上了。沈蔓歌的脸色虽然有些苍白,但是皮肤是真的好好哦。“啧啧,你这小水嫩的皮肤啊,要是亲上一口,保准是销魂的!”“你去死啦!”沈蔓歌直接给了他一拳。都什么时候了,这个男人还在看玩笑,刚才真是吓死她了。宋文琦却哈哈大笑起来。外面的蓝灵儿和霍震霆听到他们之间的笑声,彼此对看了一眼说:“幸亏还有个宋文琦在。”“嗯,感觉今天蔓歌的心情好多了。都说治病需要心情好,现在蔓歌这个样子,我才算是有些放心了。”蓝灵儿有些欣慰的说着。没有人知道沈蔓歌心情舒畅是因为和叶南弦通了电话。宋文琦被沈蔓歌锤了一下之后,假装很受伤的样子,抱着自己的胸口说:“哦,我的心被伤透了。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?”沈蔓歌笑的更加灿烂了。“你简直就是个戏精。”“笑一笑,十年少么。再说了,你现在的身体需要精神状态好,我这不是怕你无颜见我,只能出卖色相的牺牲自己了吗?”宋文琦倒是振振有词。沈蔓歌想起自己的狼狈样子被他完全看到了,多少有些别扭的说:“谁无颜见你了?我根本就没那么想。我是谁呀?我是沈蔓歌!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?我会怕你看笑话?”“真不会啊?”宋文琦在看到沈蔓歌恢复了精气神的时候,整个人也好像活了过来似的,以往的嬉皮笑脸又回来了。他赖皮似的吧身子靠了过来,用胳膊碰了碰沈蔓歌的胳膊说道:“那个什么,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?我给你做去。”“你会做饭?”沈蔓歌严重怀疑。宋文琦用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刘海说道:“我这么天资聪颖的人,就算不会做,我学一下子也就学会了。”“拉倒吧,我怕你把你家的厨房给烧了。”沈蔓歌这一点可不夸张。她突然间想起了叶南弦。叶南弦还真的是出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。在厨房那种地方,丝毫不会损伤他的任何气魄,反倒是让她倾心不已。想起每个早晨,叶南弦在厨房里为自己做早餐的样子,沈蔓歌的深情不由得柔和很多。宋文琦自然是察觉到沈蔓歌的心不在焉的,甚至有些深情出窍的感觉。他多少有些酸涩。“别和我说,叶南弦给你做过饭?”“是啊,他做饭挺好吃的。”沈蔓歌丝毫不掩饰对叶南弦的赞美,可是对宋文琦来说,这简直就是伤啊。“切,不就是做饭么,我也会,你等着瞧吧,我保证做的比他好吃多了。”宋文琦其实是不想谈起叶南弦的。可是现在这话都说出来,而且他的嫉妒心不断的膨胀着,很多话都想说,但是看到沈蔓歌现在这个样子,宋文琦还是有些不忍心了。“喂,你都这样了,他却音信全无,你不怪他啊?”宋文琦还是憋不住的问了一嘴。沈蔓歌低声说:“我想他应该有自己的苦衷的,他不是无情无义的人,也不是那种虚伪的人,如果真的不想和我过了,他不会敷衍我的。就像是五年前,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不会故意为了任何事情委屈自己。所以现在他既然没有说不要我,也没有说不和我继续过下去,那么他对我的感情就还是在的。我信他!”宋文琦的心猛然疼的有些厉害。“你信他?即便他现在音信全无,即便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?你知不知道,如果我当时晚去一会,你可能就……”宋文琦真的说不出下面的话了。现在想到当时的情景,他还觉得胆战心惊的。他也是一个男人,如果自己钟爱的女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他却不管不顾的话,那还叫男人么?沈蔓歌自然知道宋文琦是为自己打抱不平,也知道他的出发点是为自己好,所以笑着说:“所以说你是我的恩人啊。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,我欠你一条命么。以后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。”“屁!本少爷才不需要你的命呢。我倒是宁愿你对我以身相许。”“别胡闹了,我都是有夫之妇了。你堂堂的宋少,不该对一个有夫之妇说这话,知道吗?”沈蔓歌别开了脸。她没办法去看宋文琦那张受伤的脸。她给不了他要的深情。谁能想到,一个花花公子居然也会浪子回头,而且对她这个有夫之妇这么情有独钟呢?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异的气氛,让人有些压抑。沈蔓歌咳嗽了一声说:“你母亲最近好些了吗?”“好多了,还是那样子,不怎么认人。如果有时间,我带你去看看她吧。她这辈子接触的人不多,我真怕她就这样走一辈子了。”“不会的!放心好了,你母亲总会走出来的。”沈蔓歌轻轻地拍了拍宋文琦的手背,轻声的安慰着他。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握着他的手,虽然只是安慰性的,但是宋文琦心里依然开心不已。“嗯。”他看着沈蔓歌的手,那么的纤长,那么的漂亮,那么的白皙,他甚至有一种冲动,直接握住她的手,一辈子不放开就好了。宋文琦真的很想和沈蔓歌说,他不在乎她的已婚身份,只要她心里有他一点点的位置就好了,哪怕是一点点,可是有么?他不敢问,也不能问。宋文琦的眼神让沈蔓歌觉得有些不妥,她连忙收回了自己的手说:“你受伤了,我现在也不能照顾你,你最好赶紧回去睡个好觉,休息一下。我听灵儿说你昨天看护了我一个晚上,现在又不休息,你打算干什么?还有,让你们家保姆给你做点补血的东西吃。好好保重自己,别让我担心,在我这里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沈蔓歌的话让宋文琦多少有些感动。“没事儿,我皮糙肉厚的,抗造。不就是一晚上没休息么?我熬得住。”“我不想你熬,知道吗?”沈蔓歌的认真让宋文琦有些微楞,心里多少有些窃喜。她应该算是关心自己的吧?一想到这里,宋文琦就觉得心里热乎乎的。原来真的会有那么一个人,会因为她的一句话,一个表情,一个动作而心情雀跃的。宋文琦连忙笑着说:“行,我听你的,我回去休息,不过你最好还是提防着点霍家的人。要不然我留下几个人在这里好了。”“不用了,我想宋涛会安排好这一切的。你就好好地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。如果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,我一定不会不好意思的。宋文琦,你是我的最信任的朋友,我只希望你好好地,你知道吗?”沈蔓歌的眼神带着一丝关心,宋文琦连忙点了点头。“嗯嗯,我听你的,我现在就回去休息。你也得答应我,好好地养病,我可不希望见到一个病恹恹的你。”“放心吧,我会的!”沈蔓歌的笑容是那样的单纯和真挚。宋文琦尽管依然舍不得离开,不过还是起身离开了。走出病房的时候,蓝灵儿和霍震霆正在说着什么,显然谈论的十分开心。宋文琦看着他们说:“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“放心吧。”蓝灵儿调皮的对他眨了眨眼,吧宋文琦吓了一跳。这个女人对他的态度貌似有了转变了呀。他没有多想,提脚离开了。蓝灵儿连忙进了房间,霍震霆也跟着进来看了看沈蔓歌,见她情绪不错,这才放下心来。“你没事儿就好,你都不知道,昨天把我们都吓死了。”霍震霆的关心是真挚的。沈蔓歌笑着说:“谢谢关心了,让你们都担心了。”“知道绑架你的人是谁吗?”沈蔓歌出事在霍家的会所里面,霍震霆总觉得这不是意外,也不是巧合,他想要查出点什么,却一无所获。“不知道,实际上这些天我根本就是一个人在包间里的,没人搭理我,也没人和我交流,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挟持了我,不过当时那个男人确实挺高的,应该比我高一个头左右。”沈蔓歌努力的回忆着,却再也没有任何的线索。听到沈蔓歌这么说,霍震霆多少有些气馁。“我没把你受伤住院的事儿告诉老太太。她现在状态不好,所以……”“我理解,也没必要告诉她。”沈蔓歌对霍老太太的态度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。没办法,曾经被人如此伤害,现在怎么样都无法继续焐热了。霍震霆还想说什么,蓝灵儿连忙开了口。“好了,这么长时间了,蔓歌应该也累了,让她休息一会吧。至于其他的什么事儿,你们去查就好了。在海城,你们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是么?想要查这样的事情应该不太难吧?”蓝灵儿的话让霍震霆有些汗颜。如果不难的话,他也不至于如此憋屈了呀!现在怪就怪在他们这么大的势力却什么都查不出来!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body></htm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