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5章 他这是算计好了来坑我的(1 / 1)

宋文棋以为叶南弦连续输了这么多天,自然是有些稳不住的,但是没想到,叶南弦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让他多少有些意外。“叶少,听沉着啊。”宋文棋淡笑着,叶南弦却没说什么。“赶紧开始吧,啰嗦什么?像个娘们似的,你真的是来赌钱的?还是怕输不起啊?”叶南弦一开口就有一种让人想要揍一拳的感觉。宋文棋也不和她斗嘴,两个人很快就开始了。刚开始的时候,叶南弦还算是输得,也不知道是云起不好,还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,所以宋文棋多少有些飘了。“叶少,我看不如就算了,这才半个小时不到,你都输了五百万了,你说你总共也就呆了八百万,要是真的全部输出去了,我这多不好意思啊。”身后的宋涛更是看的心急如焚。叶总在商场上无往不利的,怎么在这里就屡屡吃亏呢?叶南弦却稳坐钓鱼台,淡淡的说:“五百万而已,我还输得起,宋少未免眼界也太短了一些。”“不如咱们换个别的?或许叶少不适合玩这个。”宋文棋开始提议。“随便。”叶南弦也是客随主便,不挑不拣的,把个宋涛急的直出汗。两个人很快的换了梭哈。换了梭哈之后,叶南弦突然想换了一个人似的,依然还是那样的气定神闲,不过运气之神好像突然开始关照叶南弦了,每一次叶南弦都比宋文棋高出那么一点点。宋文棋看着眼前的筹码越来越少,再也笑不出来了。叶南弦依然冷冷的看着他说:“或许这次是宋少不擅长的,要不咱们换个别的?”宋涛差点没站稳。这一会的功夫,虽然叶南弦把先前输掉的五百多万给赢回来了,但是现在要不要这么嘚瑟?好不容易能够不输钱已经够不错了,这叶总到底想要干什么呀?宋文棋看着叶南弦,以为他只是靠运气,笑着说:“不用,我还没有那么输不起。”“宋少好气魄,那砸门继续?”“继续吧。”宋文棋这下严肃起来了。可是不管宋文棋怎么严肃,接下来几乎都没有他什么事儿了。叶南弦眼前的筹码越来越多,而他眼前的筹码越来越少,一个小时不到,宋文棋已经输光了眼前的所有筹码。他的眉头微微皱起。宋涛也觉得十分神奇。叶南弦这是赌神上身了?可是在其他赌场怎么没有这样呢?叶南弦依然不咸不淡的说:“宋少,还玩么?”“玩!”宋文棋算是和叶南弦杠上了。也算是邪了门了。叶南弦在其他赌场是逢赌必输,怎么来到他这里反倒是赢得满盘红呢?宋文棋想不明白在这些,但是听到叶南弦来这里赌博,暗中偷偷在观察的沈蔓歌却看得一清二楚的。叶南弦是什么人?他虽然不去赌场,不玩牌,但是也算是个天才了,怎么可能逢赌必输?说不定前面输出去的钱都是幌子罢了,他最想做的就是赢宋文棋的钱。这架势一看就知道是冲着宋文棋来的,只可惜宋文棋没看出来,别人也没看出来,可是和叶南弦在一起这么久的沈蔓歌怎么会看不出来?她轻叹一声,知道宋文棋今天估计要输惨了。一个天才想要算计一个人,那简直是最简单不过的了。沈蔓歌让人下去给宋文棋通了个信,让他认输别堵了,免得输得太多,可是在宋文棋看来,这都是沈蔓歌舍不得叶南弦输钱的缘故。原本要是一开始,沈蔓歌这么说的话,宋文棋可能还会给沈蔓歌这个面子,甚至很有可能随随便便的就把叶南弦给打发走了。但是现在自己丢了面子,这是他的场子,如今叶南弦又这么咄咄逼人,他怎么着也下不来了。宋文棋没有说什么,和叶南弦的赌局还在继续。叶南弦看到有人从楼上下来,在宋文棋的耳边耳语了几句,宋文棋看了他一眼,若有所思,却还是挥了挥手。他就知道肯定是沈蔓歌看出什么来了。看来这女人还真的藏在这里。好!很好!看到他在,居然还做的住,甚至还能帮着宋文棋出谋划策,他要是不把宋文棋给整趴下,他叶南弦这三个字就倒着写。叶南弦越想越生气,无端的升起了一股肃杀的气息,把宋涛给吓了一跳。不是都赢钱了吗?怎么还这么大的火气?他有些莫名其妙的,宋文棋自然也是。该生气也该是他生气好吧。这叶南弦显然就是上门踢场子的,他没和他让一般计较也就算了,怎么现在还一副要吃人的样子,这知道的是他宋文棋输钱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叶南弦输钱输红眼了呢。“我说叶少,你怎么了?火气这么大?”宋文棋淡淡的开了口。叶南弦却冷笑着说:“没事儿,突然想起一件事儿,挺气人的,不好意思,影响了你的心情,来,继续。”“叶少确定继续?”“确定。”叶南弦几乎说的咬牙切齿的。宋涛觉得叶南弦这次来不是为了赌钱的,好像是为了杀人似的,他不免有些胆战心惊的。两个人的战局再次拉开了序幕。这次不管宋文棋换了什么,几乎没有他赢得,一次都没有,叶南弦就好像算准了似的,每一次都旗开得胜。一个小时不到,宋文棋输了一千多万了。他不由得开始冒汗了。这特么的到底是谁传的假消息?说叶南弦是散财童子的?这简直就是索命阎王好不好?宋涛见叶南弦这么赢钱,眼睛都睁大了。他该不会是在做梦吧?叶南弦怎么可能这么厉害?明明先前他就很逊的好不好?宋涛揉了揉眼睛,确定不是自己看错了,心理更是惊讶不已。唯一还算淡定的人就是叶南弦了。对眼前的这些钱,叶南弦没看一眼,只是冷笑着对宋文棋说:“宋少,怎么样?还玩么?”这是不久前宋文棋对叶南弦所说的话,没想到这么快就变成叶南弦对宋文棋说了。宋文棋觉得自己这个脸被人打得生疼生疼的。“玩!不过我得上个厕所,叶少不介意把?”“请便。”叶南弦才不管宋文棋要出去干嘛呢。在宋文棋离开赌桌的时候,叶南弦对一旁的宋涛说道:“去,暗中跟着他,看看他派人去了三楼哪个房间,回头来告诉我。”“啊?”“啊什么啊?你还真以为我们是来赌钱的?”叶南弦觉得宋涛的脑子今天短路了。宋涛有些不知所措。“难道不是么?你看叶总您都赢了这么多了。”叶南弦真相拿个东西吧宋涛的脑子给劈开看看,是不是因为恋爱了,他脑子也扔到家里了。“还不快去。”“哦!”宋涛虽然不知道叶南弦为什么会这么安排,不过还是快速的跟了过去。还真的如同叶南弦猜测的,宋文棋没有上楼,但是拍了一个服务生上了三楼。宋涛一直都是跟踪的好手,自然有办法让别人察觉不了。他跟上了那个服务员,看着那个服务员去了306房间,这才快速的退了回来。“叶总,是306。”叶南弦点了点头。宋涛还想问叶南弦什么的时候,宋文棋回来了,并且重新带回了一些筹码。“叶少,我这里是一千万的筹码,能不能赢走就看你的本事了。”“我有点累了,咱们速战速决吧。”叶南弦看了看手腕的手表,淡淡的说:“半个小时吧,半个小时周我就把这些东西都拿走,宋少应该不会介意吧?”“叶少真的好大的口气,半个小时想要赢走我一千万,叶少莫不是在说笑话?”“试试看!”叶南弦笑得有些得意,看的宋文棋暗恨不已。他算看出来了,叶南弦就是来踢场子的,不过在外面一想都是散财童子,来他这里就算说是踢场子的,别人也不会相信。这个额哑巴亏他宋文棋今天算是吃定了。两个人剑把弩弓的,看起来就像要动手似的。不过叶南弦往后一坐,笑着说:“宋少这是输不起了?”“哪里的话。开赌场的,怎么可能输不起?”“那还等什么?来啊!”叶南弦真真的有一副欠揍的样子,偏偏他现在还是客户,宋文棋就是想要动手都没有名目,只能憋屈的继续和他堵。不多不少,正好半个小时,宋文棋眼前的一千万已经成了叶南弦的了。宋涛简直快要乐疯了。这几天输出去的钱总算是回来了。叶南弦看到宋文棋的脸色,愈发的觉得舒服了。“谢谢宋少这么大方的给我送钱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叶南弦不说话还好,越这么说,宋文棋越是呕得慌。“叶少慢走,不送。”“留步,说不定我明天还来,毕竟在海城其他的赌场我都是数钱,在宋少这里我可是赢钱呢是不是?”叶南弦的话差点把宋文棋气的发疯。这个千年老狐狸!他明知道自己被叶南弦给坑了,可是现在还得陪着笑脸把他给送出去。叶南弦和宋涛乐嘻嘻的拿着筹码换钱去了,然后趾高气昂的离开了红日赌场。宋文棋气的把身边的东西都给砸了。“可恶的叶南弦!他这是算计好了来坑我的!”沈蔓歌微微叹息,刚才劝宋文棋收手他不听,现在赔了这么多,她能说什么呢?宋涛是最高兴的,看着这些钱回来了,宋涛乐的都合不拢嘴了。两个人刚出了红日赌场,叶南弦就低声说:“前面掉头,回去赌场,不过去赌场的后面,我们去306房间。”</div></div></div></div></body></htm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