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3章 还有机会吗(1 / 1)

霍老太太被沈蔓歌这句话问的哑口无言的。想想这么多年,沈蔓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,如今也是刚知道是霍家的骨血,她确实没有给沈蔓歌什么过多的关爱。一时间,霍老太太的态度软了下来。“蔓歌丫头,我知道这些年委屈了你。”“我不委屈,甚至我觉得在沈家过得很好,起码我的父母不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,问都不问我一句,就直接说是我的错。您可以喜欢任何人,也可以认任何人做您的孙女,我已经快三十岁了,在我最需要关怀的时候,我有我的父母陪着我,对于霍家,我可有可无。老太太,不是每个人都把霍家当成一个好的归宿的,我现在过得也不错。”沈蔓歌说完直接转身。叶南弦已经下来了,他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,眸底有些微冷。“霍老太太,你这亲自上门堵着我的车,到底为什么呀?”“别问了,我不想知道。”沈蔓歌是真的不想知道。如果说原先对霍家还有一点情绪的话,现在是一点都不想有了。叶南弦自然知道沈蔓歌心理的苦痛,不过他可见不得自己的女人被人这么欺负。“别介,人家都上门了,总得问问我妻子到底犯了霍家那一条法律,值得让霍老太太亲自上门来问罪?”叶南弦此时的脸色冷的有些让人无法直视。霍震霆想要出来打圆场,却听到叶南弦说:“霍少如果要开口为令尊说话的话,还是别出生了,我怕回头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。”这句话直接让霍震霆闭了嘴。霍老太太一直都知道叶南弦的手腕,此时看到叶南弦这么咄咄逼人,不由得也有点动气了。“你就这么跟我说话?”“我要怎么跟您说话?你如果是蔓歌的奶奶的话,那自然也是我的长辈,我自然会好好对您说话。不过据我所知,蔓歌现在回来这么久了,也依然没有进你们霍家的祠堂,入你们霍家的门吧。那么霍老太太想要让我以什么身份和您说话?退一万步讲,您现在堵在我家门口,差点撞上我的车,我还得好声好气的同您说话?”叶南弦这些话说的丝毫不加以掩饰,反倒是让霍老太太脸上有些挂不住了。她看了看沈蔓歌的背影,低声说道:“蔓歌丫头,你就这么看着你丈夫对我这个样子?”“我丈夫说的没错,还请霍老太太自重。”沈蔓歌转过身来,眼底的泪水已经被他逼了回去。没什么好伤心的不是么?她为了这个老人,为了自家婆婆去那解毒剂,如今两个老人对她的态度明显不一样。霍家老太太宁愿相信一个外人的话,都不相信她这个亲孙女,她还要奢望什么呢?奢望的越多,失望也就越多,到时候只能让自己愈发的伤心难过,还不如现在直接说个干净,该干嘛干嘛。沈蔓歌想通这一点之后,整个人的气势也变了。霍震霆意识到这一点,突然有些慌。“蔓歌,老太太最近情绪不太好,可能有点糊涂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“霍少,人的心都是肉张的,我的心也不是铁打的,我可以把我所有的真心拿出来给霍家,但是不见得霍家想要,既然如此,又何必维持着表面的和平呢?”沈蔓歌这番话说的霍老太太越听越不是滋味。“你这丫头胡说八道什么?”“没什么,就是说霍家的门槛太高,我沈蔓歌跨不进去,也不想跨进去。以后你们霍家的事儿拜托不要扯上我,我真的没有任何兴趣。”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,霍老太太自然明白了沈蔓歌的额意思,不过也正因为明白了,这才更加生气。“你把薇薇丫头找人关了起来,饿了一天一夜,还把她扔到海里去差点淹死,这件事儿你就做的一点都不觉得亏心吗?那可是一条人命!你如果不喜欢薇薇丫头,你和我说,我让人送她走就好了,何必这样动手?你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了,怎么可以对自己的亲妹妹如此无情?”霍老太太这话一出,沈蔓歌直接就笑了起来。“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余薇薇现在所承受的这一切都是我做的?”霍老太太见沈蔓歌还是不肯反省的样子,气的浑身颤抖着说:“我要是能够让别人有证据,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吗?还能和我这样说话?”“真不好意思,你说的事儿我根本就不知道,不过如果你有证据的话,请您提交警方,也好给我一个清白。这件事儿和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我不管余薇薇怎么和你说的,但是今天我把话撂在这里,余薇薇还不值得我输掉我的家庭和我的孩子去对她动手!她不配!”说完,沈蔓歌直接看向了霍震霆,冷冷的说:“霍少,拜托你带着你的母亲离开这里,不然的话我要报警了。”这句话一出,霍老太太气的直接抡起了拐杖,却被叶南弦一把握住了。“老太太,这里是我家门口,在我面前想要懂我的妻子,你最好还是想想。我虽然现在不是亨裕集团的总裁了,但是好歹我还是叶家的大少爷,你如果非要动叶家的儿媳妇,那么您就试试。”两个人的气氛十分僵硬,眼看着一触即发。霍震霆连忙上前调节。“妈,这件事儿我也相信不是蔓歌做的。她根本不需要争什么的。你别什么话都听余薇薇的片面之词。这绑架和杀人可是重罪,蔓歌是万万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。”沈蔓歌并没有因为霍震霆为自己说话而改变什么态度,相反的,她觉得很累。、身心俱疲!“南弦,我有些累了。”沈蔓歌低声说着,那疲惫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装的。今天本该是高兴地一天,没想到最后还是被霍家人给破坏了。叶南弦的眉头微皱,对一旁的霍震霆说:“如果不想你们霍家丢人,最好现在带着你们家老太太离开。你们要怎么听信余薇薇的话,那是你们的事儿,但是如果老太太今天说的都是真的,那么明天我就会起诉余薇薇,起诉她诬陷诽谤叶太太的名声。你们口口声声说蔓歌做了那种事情,那就拿证据说话把。”说完,他直接拦着沈蔓歌的肩膀上了车,再也没看霍老太太一眼,直接开车从她们身边走过。霍老太太气的浑身发抖,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霍震霆说:“妈,你想想大哥吧。再想想嫂子,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?怎么可能生出你说的那种女儿?”“蔓歌丫头从小都不在萧爱身边长大,或许是沈家父母……”“沈家父母在海城有口皆碑,是个艺术家庭,更不可能培养出你说的这种事情的女儿出来。你什么都不调查,但凭着余薇薇的三言两语就认定是蔓歌做的,我也想问你一句,到底是蔓歌是您的亲生孙女,还是余薇薇是你的亲生孙女?你是不是真老糊涂了?还是你当真不想让蔓歌进霍家的门了?”霍震霆这话一出,霍老太太直接愣住了。“她是我们霍家的骨血,怎么不进我们霍家的门?”“还有机会吗?你现在一直都在把蔓歌往门外推。上次蔓歌要回来认祖归宗的时候,你胁迫着她同意余薇薇作为霍家的养女一起入门。你真以为蔓歌需要我们霍家给她身份证明么?我能拿来蔓歌的身份证明,叶南弦也可以。她并不是飞我们霍家不可。可是蔓歌吧这一切教给了我们,您做了什么?您把您的亲孙女推出了门外,把一个外人当成宝似的捧在手心里,今天更是为了一个外人这样青红在白都部分的直接来质问蔓歌。妈,人心都是肉张的!蔓歌从小就不在我们身边长大,她对我们的感情本来就没有多么深厚,你以为你可以挥霍多少次?”霍震霆真的觉得老太太被余薇薇给洗脑了一般。余薇薇从外面回来,说自己被沈蔓歌给绑架了,甚至把她扔到了海里,这一切都是没有证据的,不管是他还是萧爱都不相信,可偏偏霍老太太信了。在她眼里,沈蔓歌就是那种小心眼的人。这样的认知让霍震霆十分无语,更是有些难受。沈蔓歌刚才都不叫他小叔了,而是直接叫霍少,这里面的亲疏远近,老太太还听不出来吗?还天真的以为沈蔓歌会为了亲情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么?霍老太太被霍震霆问的哑口无言的,好像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太武断了。“就算是我太武断了,我毕竟是她的奶奶,她怎么可以那样对我?她可以和我说不是她做的呀。”“蔓歌没说吗?可你呢信了吗?”霍震霆直接有些无语了。老太太不知道是真的老了,还是怎么着,现在做人办事真的让人看不透了。如今走到这一步,霍震霆想要挽回,却不知道该怎么挽回了。沈蔓歌和叶南弦回到了家,两个人抱着孩子进了屋。叶南弦知道沈蔓歌心理不好受,低声说:“别想了,去洗个澡,然后睡个好觉,明天起来又是好的一天。”“嗯。”沈蔓歌点了点头,突然问道:“我的签证什么时候能办下来?我想出去走走了。”在这里,她真的特别憋屈,本来以为霍家是自己的根,她还有点舍不得,如今看来,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美女小说"hongcha866"威信公众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