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序列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https://

  洛城还未到清明,但街道上所有人都面带哀容。

  每个人胸口都别着一朵白色的小花,祭奠那位受人尊敬的长者。

  青禾大学校园外面那条街道的十字路口清清冷冷的,人们路过时会在街口放下一束鲜花,整个洛城春季刚到,绽放的牡丹和迎春花,全都被摘到了这里。

  仿佛一片花海。

  有人说如果江叙先生还在的话,一定会批评大家的,花本在枝头,不该全都摘过来的,大家远观欣赏即可。

  但有人反驳,若是江叙先生不在了,那谁还有赏花的心情?

  青禾大学的学生们站在街道上默哀,好些个学生哭的昏厥过去,直到那天下午江叙出事之后,他们才意识到江叙为何突然要上那一课。

  原来是最后一课,原来江叙先生预感到了自己的死亡。

  可是,就在他死亡前的一个小时之中,江叙都还谈笑自若,在校园路上行走着遇到同学打招呼,他还会很和蔼的回应。

  所以,他提出自己想一个人走走,也是怕张辰统被他连累。

  一个人明知自己将死还能如此淡定自如,这才是最大的坦然吧。

  这一天,洛城满城哀恸,这个时代里能做到这一点的,唯有江叙一人。

  不仅仅是洛城之内,就连洛城外也是如此。

  如今因为北方战乱的缘故,好些人向着南方周氏逃难而去,他们在逃难路上得知江叙死亡的消息,也会专程步行到洛城外面放下一束鲜花。

  但人们对于江叙之死的看法,绝不是哀悼那么简单,与哀容相对应的,则是愤怒。

  距离江叙之死不远的街道上,人们拉起横幅谴责王氏,甚至有人找到王圣知的肖像开始当中焚烧。

  他们所做的这一切,都只是因为难以接受江叙的突然离开。

  这个时代,是一个不幸的时代,只因为灾难从未离去,人民流离失所,道德开始崩坏,法律荡然无存。

  然而这个时代也有属于它自己的光辉,正因这一切艰难,才诞生了那黑暗缝隙里的光明。

  洛城之外,罗岚和周其手提花圈到来,他到闸门处递交了自己的签证文书,这是庆氏早就为他办好的东西。

  只是驻守在闸门处的洛城卫戍部队看到罗岚证件便惊异了,罗岚?庆氏的那个罗岚?

  要知道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是王氏杀了江叙,都认为王氏已经疯了。

  而庆氏作为王氏一直针对的财团,罗岚这个时候突然跑到洛城来,真的不怕死吗?!

  王氏距离洛城最近的壁垒,驱车赶来不过三个小时的时间,若是王氏大军赶来,罗岚几条命都不够死的。

  守门的士兵看了一眼罗岚提着的花圈,只见挽联上写着简单的话:

  此日骑鲸去。

  何年化鹤乘。

  进城之后,罗岚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而行,一路走着朝江叙出事的地方走去,因为还没有开追悼会,所以他的花圈只能送到那里去。

  至于追悼会能不能参加,这取决于他那个时候还有没有活着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第一序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故千秋只为原作者会说话的肘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会说话的肘子并收藏第一序列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