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二章 阴盛阳衰(1 / 2)

当天上午文雪旗就摸清了赵永强的底细。

这孩子是个官迷,家长从小就教导着要争先进当领导,把班级荣誉看的和政绩一样重要。这样的人最不好相处,也最好相处。

闵尧打了个响指,“你打听他做什么?你想竞争班长?”

闵尧和赵永强是高一同学,需要打听人的事,文雪旗自然第一个想到他。既办了事,还能多跟男神多接触接触,何乐而不为呢?

文雪旗摇摇头,“不是,纯属好奇。”

闵尧把笔记本递给她,“别好奇了,班长的意志比钢铁还要坚定,是不会跟你早恋的。看看歌词吧,我写出来了。”

文雪旗此时正在喝水,听到这话差点没喷出来,跟赵永强早恋?你这脑洞开的也太大了!

她接过笔记本,唔,看的一脸满足,男神的字真好看啊!

文雪旗照着笔记本把歌词抄录了下来,这歌词挺简单,抄录一遍也就背下来了。所以练习的时候她没看本。

赵永强发现了就问她,“你怎么不看歌词啊?你这态度不够认真。”

文雪旗故作惊讶的看着他,怎么会呢?

“团支书已经带着我们念过几次歌词了,我都记在脑子里了。她这个办法好极了,她真是个有能力的人。”

赵永强不悦的闪了一下眼睛,“好记性不如烂笔头,你那是抄录下来记住的,不是因为念过几遍。”

把歌词抄到黑板上这事还是他做的呢,要记住也是因为他记住的,怎么于娜功劳就比他大了?

文雪旗一会儿看看于娜,有一会儿看看赵永强,无比感慨的说道,“咱们班里有你们两人真是太好了,能力一个比一个强。你是天生的班长料,而于娜嘛,骨子里就是个领导范。”

赵永强于是更不悦了,夸他就夸她,连带着夸别人是领导范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不是领导范吗?

他去年就听到点风言风语,说于娜一看就是干部子女,将来也是做领导者的料,不像他,是个老实巴交的工人子弟,说他们班是阴盛阳衰。

他一直不去理会那些乱说话的人,没想到现在连刚入班的同学都有这样的感觉了。不行,他要让这些新同学都知道,这个班是谁说了算。

讲台上的于娜看到文雪旗和赵永强在说什么,眼睛还一直在看自己,深怕文雪旗又想出什么法子拆她的台,索性先下手为强。

她按了个键,那录音机就暂停了歌唱,“文雪旗同学,你是不是已经学会了,不如你领着大家唱一下吧?”

文雪旗可没有这个天赋,能够听一遍就唱出来,她笑着朝赵永强眨了眨眼,“班长,你看,于娜真的好有领导范,温柔中不乏干练,我好崇拜她。”

赵永强绷着脸干咳了一声,“多放两遍,让大家再熟悉熟悉!”

于娜温顺的又放了几遍,催着文雪旗,“现在可以了吗?”

文雪旗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,于娜三番两次的让她领唱,很明显的来者不善。当她的视线跟于娜的视线遇到的时候,她突然明白了,于娜是故意的,她想让她出丑。

于娜勾唇笑了,一双眼睛满含期待的看着文雪旗,“文雪旗同学,咱们都是红歌策划组的成员,按照规定都要领唱的,你不记得了?别害羞嘛,快唱吧,别让同学们等急了。”

文雪旗冷笑着看着她,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姑娘。

文雪旗不会唱歌。

在她很小的时候她边放羊边快乐的唱歌,被妈妈听到了,打了她一顿,从此她就再也不开口了。后来嘛,用进废退,这项技能就退化到脚后跟去了。

直到有一次心情不好,她喝得酩酊大醉,开嗓子嗷嗷了两句,差点没把吴禹同给逼疯。

吴禹同曾说过,他宁愿抽文雪旗的二手烟,也不愿意听她唱歌,这玩意儿要命啊。

不知道于娜是如何得知她不会唱歌的事情的,现在竟把这一项当成她的弱点,直接攻击了过来,干的真是漂亮。

文雪旗怎么也无法在闵尧面前开口唱歌,她不想自己的缺点显露无疑,这样她该如何在男神面前自处?

赵永强在旁边帮着开脱,“于娜同学,你也是红歌策划小组的成员,不如你先带个头?”

张文丽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,“我也是红歌策划小组的,凭什么不让我先领唱?让我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