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六章 情急之下(1 / 2)

送走柳笑笑后,文雪旗寻思了一下,这仗要开打,肯定是因为落实拆迁情况的人要过来了。她得让爸爸赶紧回来,别错过了发财的机会。

她于是去小卖部打了电话,得知她爸再过五天就会完工,一颗心才放了下来。

修路要找当地的人帮着,每天给现钱,是个好活。

柳笑笑爸是泥瓦工,她高兴修路,因为爸爸将在家门口赚到一笔钱。

文爸爸也是泥瓦工,文雪旗高兴修路,因为她即将成为拆二代。

那些妇女娘们见了文雪旗都说,“二丫头,你好好吃饭,可别想不开。”

文雪旗委屈的红了眼眶,“我爸要是回来给我做主,我还能活下去;要是不回来,我就去后山喝药死了,我整天被亲姥姥算计,活着还有个什么意思……”

在听完大家骂了一通徐姥姥后,她才心满意足的离开。

老不死的,怜悯弱者是多数女人的天性,你有着威严长辈的身份,反而不利于引导舆论。

回家的时候文雪旗特地拐了个弯,去后山看了看。

此时已过七夕,早蟠桃即将成果,一个个又扁又瘦,跟个柿饼似得挂在树上。按村里的审美,这叫没福气的果子,看在文雪旗眼里,这一个个挂的全是钱。

蟠桃蟠桃,只听名字都是有福气的果子,更何况还是做成美容产品,帮人解决皮肤问题呢!

等到卖完最后一茬罐头,差不多就要开学了。她可以把市场转到市区里,转型做个人皮肤护理,就像她给柳笑笑做的那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