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做大官(1 / 2)

“咱孝顺你姥姥,巴结你舅家,在村里就有依靠,有人撑腰。你爸是个没本事的憨子,还是外来的,在村里连个兄弟靠头都没有。要不是你几个舅给撑腰,咱早被人欺负死了。”

文雪旗红了一双眼,“咱也太可怜了吧!你对我姥姥惟命是从,又巴结我舅家这么多年,还是要去翻西脊梁骨的地,还不如小寡妇过的好。这巴结了也是白巴结。”

文妈妈也抹了眼泪,“这都是命啊,谁让咱在村里过的不行呢!快准备粮食去交公粮吧,咱不能去翻西脊梁骨的地,那地那么丢人,还不如一头撞死光彩。”

文雪旗拉着豪豪去借三轮车,语气里满是悲伤,“你也是我姥姥十月怀胎掉下来的肉疙瘩,她却一点都不疼你。她但凡心里有你,这些年来都不会这么对咱家。妈,你真是命苦啊……”

文妈妈没有搭腔,她低头抹眼泪,对她老娘多了几分埋怨。

豪豪闻言拉了拉文雪旗的手,“二姐,你笑什么?”

文雪旗刮了刮他的鼻子,“我是在想啊,委屈着咱们豪豪了,姐姐去县城里给你买大大泡泡糖好不好啊?”

豪豪闻言大喊大叫,高兴的直蹦跶,“泡泡糖泡泡糖!”

“那你还得答应姐姐,以后姥姥对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,你都得回来告诉我,告诉咱妈。”

妈妈最心疼的就是豪豪,那老东西对豪豪不好,就是自断臂膀。看着吧,她的好日子不多了。

文雪旗用三轮车把公粮带到了大队。村会计站在门口跟她说话,说让青年们帮忙卸下粮食,高中生没必要干粗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