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你想死吗(1 / 2)

原来老邹家不知道在哪里听说了些风言风语,说是大姐跟人相好,两人早就睡过了,她是个不干净的身子。

这小邹虽然是个老实男人,可是再老实的男人也不能容忍头顶青青草原,所以就来找她询问。

大姐她欺负人欺负惯了,不会给人好脸色看,再加上这件事确实心虚,就比以往表现的更加的不讲理,更加的飞扬跋扈。

这事关乎男人的尊严与面子,小邹也没有像以往那样退让,两人就吵了起来,甚至互相说了狠话。

大姐骂他没出息窝囊废,是软蛋一个;小邹则说,如果她跟过别的男人,两人立马散伙。

小邹此前从没敢这样对文雪艳这样说过话,这一次一吼,让她觉的脸上挂不住,又心虚的很,于是一气之下就回了家。

文妈妈听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,抄起扫帚就打在了文雪旗的头上,她毫无防备,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,头蒙蒙直响。

“你个贱货,跟你说别去找事讹钱,别去得罪你大舅妈,你就是不听旁人的话,这回你大姐婆家不要她了,怎弄?你说怎弄?俺非揍死你不行!”

这定了亲的大闺女要是被婆家不要了,那跟离婚的女人有什么区别?到明儿想再找主儿,那也是要按二婚头来的呀!大闺女摊上这事,这辈子不就完了么?都是二丫头作的!

文雪旗揉了一下头,猛的一下跳了起来。她抓起来椅子,愤恨的朝她砸去,椅子砸在方桌上,发出巨大的响声,上面摆放的瓶瓶罐罐全被打碎。

“徐秀凤,你想死是吗?!”

文妈妈被吓了一激灵,有多少年没被人这样指名道姓的骂过了?

娘说的真没错,丫头一上学就觉得了不起,不把父母伦常放在眼里了。

她在家里是个欺软怕硬的,一看文雪旗硬起来就怂了,不敢硬刚,只能耍泼。

她往地上一座,拍着大腿就哭了起来:“俺滴亲天啊,大家都来看看,这就是俺滴好闺女啊!俺生她养她,供她吃穿上学,她还要来揍她亲娘啊,俺不能活了啊……”

这是文妈妈招牌哭腔,上一世她就是用这个耗死了文雪旗,这一世竟然还是用的同样的招数,真是够蠢的。也对,她哪有上一世这一世呢?她只有一世。

文雪旗十分厌恶这哭腔,她一脚踹翻了小方桌,“徐秀凤,你别在家里哭天喊地,你娘还没死呢,要哭你去她跟前哭,祝她早死早托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