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认亲(1 / 2)

文妈妈见自己男人气愤的进了堂屋,指着文雪旗大骂:“你个黄毛蛋子贱丫头,嘴烂欠长疮流脓的货!你给我滚去干活去,干不完不许吃饭!”

文雪旗达到目的,没有继续顶撞她,她回屋找了顶草帽,拿起木锨就开始圈麦子。

把这些摊晒的麦子圈到一堆去,然后用木锨铲到筐子里,装满一筐就倒在袋子里扎起来。这粮食过几天就要送到大队去,好交公粮。

她多年不干农活,有些手生,装袋子的时候把一些小麦撒到了地上。

文妈妈正好看到这一幕,借题发挥道:“你看你,这点活都干不好,喂你这么些年有什么用?就你这个笨样上什么学?干糟蹋钱!你快别上了!”

文雪旗用扫帚把小麦扫成一堆,重新开始装袋子:“妈,你不用说了,我不会下学的。我得好好上学,将来考大学,赚大钱孝敬你,我不会让你白付出。”

上一世那么艰难她都读到了大学,这一世一切重新开始,哪有不上学的道理?

况且学校里还有她恋慕了那么多年的人,这一世决不能再辜负他。

一想到这里,文雪旗觉得手里的筐子轻快了许多,嘴角不自觉的挂上了笑容,没把鸡蛋里面挑骨头的话放在心上,心里只憧憬着和心爱之人在一起的种种美好。

这个人,肯定不是吴禹同。

“你考个屁!你就是糟蹋钱的货,不要脸的坑人鬼!生下来就坑没了家底,长大了还得供你吃穿上学,哪个大学瞎了眼要你这样的坑人货……”

文雪旗把筐子往地上一放,捏着筐沿儿的手使大了力气,上面的竹皮子直接灌进了肉里,手掌一阵刺痛。

“妈,我将来一定会考上大学的,会……”

这时,从门外跑进来三个七八岁的小子,一个个光着肩膀,穿着家里给缝的裤衩子,晒得身上红不拉几的。

那些小子一进门就喊,“大姑大姑,高中生的对象找来了……”

文妈妈闻言脸色大变,指着文雪旗就骂:“你这个熊蛋子贱玩意儿!你搁外面不学好,学人家搞对象,做这么丢人的事!”

不用猜也知道是吴禹同来了!这个混蛋,重生回来不去阻止他女神嫁给他老子,跑这来添什么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