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动手(1 / 2)

“这要是做什么的?有恁这样揍孩子的么?要气死我是吧?我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徐姥姥两腿一蹬,倒在了地上。前一秒还说话杠杠的,声大如雷,吓得看热闹的人虎躯一震,下一秒钟就直接晕了过去。

啧,您这病,来的还真是及时!

文雪旗装模作样的过去,故意用力捏徐姥姥的下巴,狠狠的翻她的眼皮,差点没把眼珠子抠出来,还假惺惺的问:“姥姥,你怎么了?”

徐大舅扔了棍子,连忙跑过来,打发文雪旗出去:“快去叫你二舅去,搁这里做什么?”

想那么容易完事,文雪旗可不同意。

“大舅,姥姥眼里没有神,脸色还发黄,八成是脑供血不足,得赶紧打救护车,不然可能就醒不过来了!”

大舅妈一听脸色都变了,打救护车?去大医院?那得花多少钱呀!

文雪旗这边让村民帮忙去小卖部打救护车电话,然后转头对着大舅一阵胡扯:“来不及了,你们快点把她衣服全脱了,保持呼吸通畅。”

徐大舅犯了难,扒老娘衣服,这怎么做的出来呢?

“二丫头,你胡说的吧?你懂什么啊,你又没学过医!”

“没胡说,我们书本上都教了!”

这当然是胡说的,但谁敢说高中生是在胡说呢?文雪旗见徐大舅迟迟不动手,便做出一副着急得要命的样子,直接上手扒起衣服来。

前世,就是这老不死的亲手拿了农药给大姐,说未嫁大闺女坏了身子不能活,否则会连累家里人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。还骗大姐说,徐大伟和另外两个人都被判了死刑,给大姐偿命,大姐这才去后山喝药自杀的。

文雪旗要不是看了大姐的遗书,她也不敢相信。更过分的是,这老不死的非但没报案,反而仗着死无对证,绝口不承认,让徐大伟家活的比谁都逍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