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河盛宴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随便儿:“!!!”

  中文:“!!!”

  中文感觉和当初忽然听殿下说文大人要生了时候的震惊也差不离了。

  他瞬间产生巨大的疑惑——殿下是被刺了一刀,不是被换了个脑子吧?

  他怎么能主动要求身边睡个小崽子?

  半晌中文茫然转头,和随便儿眼神对上,两人的眼神都宛如被雷劈。

  随便儿猛地抱紧了中文的脖子,惊恐的眼神看得中文一阵心疼,正想劝说殿下打消这个奇葩的想法——这万一小崽子睡得不对称,被一脚踹下床怎么办。

  但不知为何,在随便儿抱紧他脖子那一霎,中文忽然觉得后背一凉。

  有杀气!

  敏锐的中文大管家立即抱紧随便儿,警惕地四面张望,这下他感觉到杀气越发浓烈了。

  随即他听见殿下语气更淡地道:“嗯?”

  中文头皮一阵发炸,一般殿下用语气词了,就代表他心情不会太妙,他不敢再拖延,只得抱着随便儿往床边蹭,一边絮絮嘱咐他:“你且睡安稳一点,不能乱翻,不能侧睡,不能碰到他,不能睡皱床褥……”

  中文说着自己都觉得要哭了,再一看随便儿泪汪汪的大眼睛,想想他刚才遭受的非人待遇,再感觉到他紧紧勾住自己腰的小肥腿,顿时撕心裂肺,觉得死能不能把这个可怜的小可爱儿从自己身上放开——

  下一秒随便儿被从他身上撕了下来,燕绥一只手拎着,往床里一墩。

  随便儿刚才的哭包样儿立即不见了,软绵绵滚到床里,翘起小屁股,托着下巴,眨着长睫毛,发出咩咩的绵软奶音:“叔叔,我睡觉很乖的哟……”

  中文:“……”

  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。

  中文捂着胸口退出去了,德语也在殿下目光示意下退了出去,一边走一边挥袖扇风,心想刚才那小子用的药怎么感觉有点眼熟?

  屋子里只剩一大一小。

  随便儿趴在被窝上,风情万种而目光警惕。

  这僵尸叔叔,不会有什么怪癖吧?

  老妈给说过很多床头故事,其中就有一种喜欢诱骗漂亮小男孩的怪蜀黍。

  随便儿摸摸小屁股,再看看再次直挺挺躺下的燕绥,保持着风情万种的姿态,不动声色地往床里缩。

  燕绥侧头,在枕上,看了他一眼。

  这是他第一次认真地看这个孩子。

  夜市上第一眼他其实没仔细看,只觉得是个好看孩子,一双眸子尤其晶透特别,此刻终于认真瞧了,终于于那婴儿肥的轮廓里,细细描摹出一些令人惊心的熟悉细节来。

  他的目光在那双小小的微厚的粉色唇瓣上落了落,眼神柔和了一点,看他浑身看似放松,后背却绷得紧紧,宛如一只假装慵懒实则随时等待搏杀的小豹子,不由唇角一弯。

  毕竟还是太小啊。

  不过……已经很惊喜了。

  他伸手。

  随便儿立即向后一弹,撞在墙壁上咚地一声。

  温暖而柔软的被褥当头罩下,他被罩了个蒙头蒙脑。

  燕绥的声音传来:“我对你没兴趣,睡觉。”

  随便儿:“……”

  瞧您这话说的。

  不是!

  你凭什么对我没兴趣!我长得不可爱不好看吗!

  不是!

  你为什么要对我有兴趣!

  不是!

  这不是兴趣不兴趣的问题!你好端端这么说很暧昧知道吗暧昧!

  ……

  混乱了好一会儿的随便儿,把被子抓了下来,赌气地躺了下来,也不管老实叔叔的嘱咐,躺在被子上,枕头歪着,屁股左扭右扭,眼看燕绥似乎并没有发飙的意思,也没有管他的意思,顿时胆儿肥了许多,如同以前很多次和娘睡觉一样,悄悄伸出肥肥的小脚丫,往燕绥大腿上一搭。

  下一秒他哎哟一声,脚丫子被燕绥的手指弹飞了。

  随便儿揉着脚,摸到了僵尸的底线,也就不再试探了,刚躺好,忽然听见僵尸问:“你在家和你娘睡觉,也是这德行?”

  随便儿嘿嘿一笑,双手枕头,得意洋洋地道:“在家啊,我侍寝的时候……”

  燕绥:“……嗯?”

  随便儿:“……娘翻我绿头牌的时候最多……”

  燕绥:“……嗯???”

  浑然未曾感应到杀气和危机的随便儿,还在吹嘘他的盛宠,“……和我娘睡才不像和你睡这么难受呢,我娘随便我横着睡竖着睡,一夜醒很多次给我盖被子,我就算把脚搁她脸上,她也只会怕我脚凉了……哎呀你干嘛。”

  他再次被拎了起来,搁到床尾,随即枕头飞了来。

  燕绥:“你睡我脚头。”

  随便儿:“不要,你会踹到我。”

  燕绥:“正好,也该轮到你替我焐脚。”

  随便儿:……这个逻辑我理不清。

  “不要,你脚臭。”

  “闻啊闻啊就习惯了。”

  随便儿很快屈服于强权之下。

  这活计对他不难,屈啊屈啊的就习惯了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

  毕竟年纪小,卖艺一天也很累,他很快就睡着了,脚臭自然是没有的,相反,僵尸叔叔身上是一种淡淡凉凉的香气,隐约夹杂几分药香,说起来是一种冷香,拒人千里之外的那种,他却觉得安适,很快便睡得打起了小呼。

  月光穿窗入户,温柔覆一层雪色被褥,燕绥坐起身,看着那娃娃蜷缩着身子裹着被子靠着墙睡得香甜,小腮帮鼓鼓的,喷薄着朝霞一般的嫩粉色。

  忽然想起他说他娘一夜醒很多次给他盖被子。

  岂有此理!

  燕绥手指一拉,把这小子的被子给全部拖走。

  随便儿十分随便,没了被子,抄起枕头,抱进怀里,继续睡。

  燕绥看看那个硬邦邦的瓷枕,躺下了,过了一会,又起来,将瓷枕扯走,被子往随便儿面前一递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山河盛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故千秋只为原作者天下归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归元并收藏山河盛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