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瞬间,顾九辞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仿佛过山车下落的时刻,疯狂的窜上了爆表!

做还是不做?

她脑海里的两个小人疯狂的打架。

顾九辞烦躁的想要稍微动弹一下,没想到又不小心碰到了......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......唔......”

话音未落,黑暗中他如山的身影覆了上来,顾九辞还没有反应过来,唇上一痛,随后是男人带着恼怒的热烈。x

唇齿厮磨里,她含糊的听见男人如酒般醇厚,令人迷醉的声音。

“你就是故意的。”

浓郁的夜色里,他的手穿过被褥,准确的扣住她的手,十指紧扣,顾九辞最后一丝清醒,被他热烈的攻势烧的火光连天,这一秒,只想在他的怀里沉溺......

像大海里的小船,就让大海带领,他要去哪儿,她就去到那儿。

“怎么还是不会换气?嗯?”

隔了许久,男人终于舍得松开她,却语气揶揄的闷笑了一声。

顾九辞像快要窒息的鱼,忙着大口大口的chuan息,都没有力气回答男人的话,只能翻个白眼。

可惜黑暗里,臭男人又看不见......

隔了许久,等顾九辞的心跳终于慢到了正常的速度,恢复了一些力气,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......

嗯?怎么没有后续的动作了?

她都做好心理建设了......

顾九辞又等了几秒,还故意用力的呼吸几声表示自己休息好了,可是男人还只是紧紧的搂着她,什么也没做......

好气啊!这个时候她要怎么开口,总不能问他,怎么不继续吧?

顾九辞尴尬的动了动身体,想要翻个身,刚抬起来一点点,男人忽然扣着她的腰,恶狠狠的启唇。